沉靜一個冬天的〝百年老屋〞,因為天候寒冷無法進行任何拆卸、或是搬遷工作。


百年老屋屋頂的積雪依然,但是在沉靜之中維持著一個進行式。


大麥町在沙烏地工作之餘,腦子不曾停頓對〝百年老屋〞的搬遷,做詳細的思考與計畫。


他將百年老屋在拆卸前的編碼工作,設計了一套系統,以便在未來能有系統的重新組合成原貌。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一直叮嚀大麥町在〝百年老屋〞拆卸之前,除了請建築師將老屋的整個建築測量、繪圖之外,必須先將每一根老屋建築的木頭,裡外、上下編排上號碼,以便有一個系統在未來回復老屋原貌時,拼裝才不會造成困擾。


畢竟每一根木柱的重量可不輕,到時可不是隨意在木頭堆裡翻一翻,就可以從雜亂堆砌的木堆中,找到正確的木料。


重建老屋的理論像是在玩拼裝樂高遊戲,但是真的大型物件,它的困難度可是千百倍。


原本的想法是建議大麥町,買上不同顏色的噴漆,噴在不同面的木柱上,除了顏色明亮容易辨認,而且容易也附合經濟效益。


對事情的看法與觀察大麥町與我比較,我的思考總是比較廣泛、多元、雖然想法長遠,但是如果真的要說細緻,大麥町卻做的比我更好。


一旦大麥町認為可以執行的事情,總是不厭其煩得將它做的更加完美。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
 


大麥町將老屋建築細部全部照成照片,再以A4得紙張列印出來。


以文字+數字將老屋分門別類的每一個房間牆面、屋頂、地板、外牆.......編輯號碼。


之後大麥町借助在沙烏地同事的幫助,為他打上將近400多片的鐵片,然後利用晚上一點時間,大麥町將每一片鐵片,以鐵鑄一一打上數字號碼。


 


大麥町回來之後,將他在沙烏地每一個晚上的成果給我看,我的心中有一些說不上來的隱憂‧‧‧‧400多片直覺的告訴我,這樣的數字是不夠的,應該來說至少要4000片以上,才甫和邏輯吧!?


但是經驗總是告訴我,當事情在進行中時,鼓勵總是比其他想像、假設來的好,思考奔馳的太快、意見太多,總是會干擾到另外一個人的腳步。


與其想東顧西的裹足不前,不如讓他隨意做,當初不是就打定這個主意,將老屋當做一件大型樂高玩具讓他去發揮。


我只能以旁觀者清的角度觀察幫他發掘問題,適度給予意見,我倒不想自己也陷入,這個未來可見的混亂之中,總是有一個人要保持清,醒置身事外,才可以看到問題的癥結,減少意見相左的摩擦。



 


回到奧地利趁著天氣晴,大麥町約了一位退修在家的老同事Sigi,一同幫忙至老屋將鐵片釘上,當天雖然天空晴朗,但是溫度卻只有零下14度c。


一大清早8:00出發,從家裡只準備了一壺熱茶,結果這壺茶在寒凍的氣溫裡,保溫功能也發揮不了作用成了冷茶。趕緊著工作的兩個男人捨棄中餐,直到晚上天色暗下才返家,一天的時間他們兩個男人爬高爬低的,在低溫-14度c凍的手指疼痛的無知覺之下,將鐵片全部釘上。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大麥町說鐵片依然需要再追加200片。我將疑惑問他;「這樣的數量夠嗎?」。


大麥町說;「只有主支幹需要打上鐵片,其他看不見得地方會以噴漆的方式處理。」


原來就是我想的,只是大麥町將他修正過了,如此我的疑慮終是了解了。


建築設計師也在同一週安排上去老屋勘查,他需要3天的時間做測量,現在就等設計師的圖出來,其他的作業進行會越來越快了。


 


19‧Feb‧2009


 


 
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