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買下這棟老屋開始,大麥町身邊朋友、親戚似乎沒有一個人看好這件事情。


保守一點的評論會說;這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,看不到什麼利益‧‧‧有什麼用?


比較直接的人會斥大麥町說;『瘋子!!沒事為何買下這棟屋子,你又想要幹什麼?』


我想在這個小鎮上,也許早就當做茶餘飯後的話題,傳遍了大麥町的瘋狂舉止,冷眼旁觀、斥之以鼻的人等著看著事情的演變。


不善言詞的大麥町有自己的想法,當他不知道如何向提出質詢的親戚或是朋友,解釋自己的瘋狂時,總是會將話題焦點轉到我的身上,說〝百年老屋〞這件事也是經過我的贊同非一意孤行。


其實說我贊同嘛?隱約也是,不過當時我似乎無力改變,大麥町已經吃下鐵心丸的決定。


我喜歡古物,而且是真正的古物。而這一棟〝百年老屋〞保守的估計也將近200年,確實很吸引人。



〈百年老屋的廁所〉


但是在得不到認同與支持的同時,有時也是會滿洩氣的,想一想路邊的石頭更可能是上億年,哪200年的木頭又算是什麼?


〝百年老屋〞不是豪宅也不是古堡,幾乎無任何商業價值可言‧‧


但是我心中有一種想法,堅持著我的支持!


每個人都有夢,不平凡的想法,成就一件不平凡的事。


拆卸、遷移〝百年老屋〞這件事不管褒或是貶‧‧許多事情沒去完成,都沒有人可以下定論對與錯,也無所謂的對與錯。這是個人的夢想,更不關他人的想法。


我相信對於大家都不會做,不認同去做的事,而某個人排除眾意堅持完成,之後的榮耀將只屬於他。


雖然大麥町遠在異鄉,但是我觀察到他無時不再腦中籌劃遷移這件事,他堅持、他清楚他要做什麼,沉默進行著眾人反對的事,沉默但是不會覺得無助,因為他知道沒有一個人能夠看清他心中的藍圖,那是他的夢,不在乎別人的想法。



但是不同的聲音,畢竟還是會挫折了興奮的期待,於是既然大麥町將話題的重心轉移到我的身上,我盡量的利用我的嘻哈口才,來取得大家的認同,雖然說話的人只是朋友,但既然是身邊的朋友,總是希望能降低潑冷水的聲音,也為大麥町的朋友建立『樂見其成』的期待。


我們不把這間〝百年老屋〞看成一個未來利益,我讓大家把它當作一個目標去挑戰,一個任務大家同心協力去完成。


目前朋友都自動承諾到時願意幫忙,這至少是一種好的轉變,那怕到時承諾不執行也無所謂,反正我們沒有時間上的壓迫,夢可以慢慢去完成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