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大麥町租了 一台吊車,將他之前利用週末時間慢慢拆卸下來,老屋的厚重內部建材先行運回到家裡花園的空地上安置。


吊車的計價是以公里數、以及時數雙重來計算,這家公司非常精明一點也不吃虧,所以大麥町必須分秒必爭,時間就是金錢~連水都不喝了。2009年7月照片〉



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
原老屋的年輕少主,堅持在2009年的10月之前,我們一定要將老屋完全的,從他們的建地移除。


這要求可以說合理,也可以說不合理。合理的是原屋主從將老屋賣給我們到搬遷,給予將近一年的時間讓我們進行,雖然只是口頭上要求。


不合理的是就像女兒說的;『這真是一件很好笑的事,老屋沒賣也放在那那麼多年,怎麼一賣就迫不及待的,連一點緩衝時間都不願意給!』。









〈吊車的長度就是木板的長度、有一些還超長,至木板的厚度約7~8cm〉




其實一年,如果請拆卸公司3個月大概就可以全數完成,問題卡在大麥町身上,他那龜毛的個性不相信任何一個人,除非在他眼皮底下監督著。




計畫2009年暑假我想回台灣,大麥町正好向公司請3個月的假,也配合了我的假期,


一.來是一個多月的假期,家裡有人照顧,


二.來是我家的狗兒〝洛桑妮〞有人照顧,


三.是原本他的計畫,就是要在這夏天三個月的時間,做老屋的拆卸、遷移的工程,我幫不了太多的忙,就趁他在家的時間回台灣吧。


在大麥町的腦子裡,一切安排都非常完美以及合理,他有一份藍圖在心中不容我有多餘愚蠢的疑慮。




 



(老屋小件的東西,就利用這拖車一趟趟像螞蟻搬家的方式的拖回)




其實在這時候回台灣我有一些心虛,我知道時間上有一些不對,因此當大麥町在沙烏地工作時,隔著國際電話,我總是詢問著大麥町商量這件事,回台灣,跟老屋的進行?


大麥町總是很樂觀的說沒問題,你好好回台灣渡假,我會照顧〝洛桑妮〞帶她一起跟我工作~




他總是過度的樂觀!!把事情過度美化,我等著看他出狀況,不過前提之下我要先逃離現場。


於是我有一些故意的,做下回台灣的決定,有一點眼不見心不煩的心態,介於我們彼此做事情的態度差異,我不想大麥町把我當苦力使用,我也知道如果我留下來幫忙,彼此一定會有很多的爭執與不愉快,實在是他的過度樂觀,以及看不出大麥町對拆卸老屋的,任何積極的動作?




到時事情的壓力一旦出現,他的焦慮症最直接衝擊的,就是最親近的人。



在我出發台灣的前2個星期,大麥町結束了沙烏地的工作,假期公司也批准3個月~


大麥町高高興興的開始進行他的老屋拆卸工作,一切看起來好像很順利,他安排了一個好朋友在重要的時候幫他一兩次。




這時候我只需要準備著行李,以及他要工作時的麵包跟茶水,他表現的似乎是真的不需要我,一切都在安排之中,在我準備行李的當中,他還不時關心的詢問我,該準備送人的禮物準備好了嘛?飯店住宿安排一切是否ok?


在被要求拆卸時間7月到10月只剩下3個月而已,而大麥町還是堅持不請拆卸公司,臨出發前問他可以嘛?


他還是篤定的說;『沒問題~』。


 


這時我還看不出他的壓力,因為他還處於亢奮中‧‧‧‧‧


 





(堆放在花園裡的木板,是老屋的底板,看看那厚度與長度,實心的重量你難以想像!


吊車走了之後,大麥町就一個人,將那些木板一片片堆積整齊,完全沒有人幫忙,其他人吊車走了也都落跑了,包括女婿也只是免為其難的蜻蜓點水一下。


至於我根本幫不了,我連舉起木板的力量都沒有,更別說移動它們,所以你可以想像大麥町的毅力、與智慧是很驚人的,雖然我常常覺得他笨,這個執著的毅力,我覺得沒有一個人比得上大麥町。)




在我臨行前,部分木頭已經開始往家裡運送、堆積。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