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百年老屋的舊照片,紅色箭頭指的是現在90歲高齡的老屋主,旁邊站的女士是老屋主的奶奶〉


※※




雖然我人在台灣渡假可是還是有一些擔心獨自在奧地利的大麥町,他一個人如何工作兼照顧自己,還有照顧洛桑妮!


尤其是在我臨出發前,感受到他已經有壓力,工作太累‧‧沒時間吃飯,讓他帶去工作時的麵包餐點有時還完整的帶回來,也許是太累.....也許是他喝了酒,他的臉看起來很憔悴,甚至於回到家話都懶得說,直接就上床睡覺。


 



〈屋頂下的一層樓板已經被大麥町清除,其實我去不去都很擔心他一個人工作時的安全。〉





這樣的情形讓我擔心而變的很不高興,臨渡假前我沒跟他到老屋工作,現場真正進度跟情形我也不知道,但是根據過去的經驗,讓我我直接懷疑他工作完不回家,又跟人去喝酒、打屁到不知道回家時間,加上路途一小時的車程,酒醉駕車更讓我疑心的跟他賭氣。


賭氣沒好臉色,帶著不愉快上了火車,沒有臨行依依,在車廂裡我撇過頭不看大麥町,也不跟他道別,現在想一想當時的我,真的是有夠無情有夠硬,現在想到心還真揪在一起忍不住眼眶紅,可憐的大麥町,真抱歉!


在台灣渡假期間,由於住在民宿沒有電話,我們約好每兩天在朋友家等他打電話給我,在電話裡大麥町總是告訴我,老屋的工作一切都ok~


 



(這一張照片跟第一張舊照片都是正門,影約可以看到部份,連掛工具的位置都百年不變。)


 


『洛桑妮也很好』大麥町說。


每天他開著車子帶著洛桑妮去老屋工作,有時讓她跑跑有時怕工作專心忘記顧著她,就把她拴在一根樹下,大麥町描述給我聽


這時候大麥町忽然想到抗議生氣的說;『總是有一隻鄰居又黑、又醜的老公狗摸過來,想要上我家的洛桑妮。』


ㄜ阿~那結果呢?


在電話彼端的我也緊張的問說;『我們家洛桑妮可是被保護的好好的,還是處女呢~那事沒發生吧!!』


『沒!』大麥町自豪的說;『我將牠打跑了,這個混蛋。』


我大笑讚美著大麥町說;『你做的好』


不過不是讚美他的工作,而是他的英雄救美。


『〝老公狗〞!!」想打我家洛桑妮的歪主義,門都沒有。


如果是一隻帥哥狗還ok~


 


大麥町說他每天回家的很晚工作的很累,因此幾乎到家都是倒頭就睡。多數時後拖著疲累的身軀,回到家再打電話給我,時間都是奧地利晚上11點多,他幾乎不會這麼晚睡。


了解後我很驚訝早上4~5點起床,趕著開上1個多小時的車程,跟約好得吊車公司會合裝車之後,再開著車跟著吊車回家下卸,完成之後再驅車回到工地‧‧這樣一天3~4趟得來回~讓我開始擔心,他精神夠嘛?他吃什麼?他喝酒了嘛??


 



(連壁爐大麥町都一塊塊的敲,他要保留完整,一般人不是一個大榔頭由天而降通通瓦解嘛?)


電話裡我叮寧著他別喝酒,『請臨時工幫你做』;我說。


節儉的他總是回答說;『好、好、好』。但是當我語氣再堅定一些的時候,他就說;『沒有錢』。


ㄜ~如果說沒有錢,我就不知道要如何接下去了,因為我們家我不管錢,我只管花錢,錢有沒有?夠不夠用?是否有其他預算?我通通不知道?也不想知道,反正頭上有青天頂著還用不到我擔心。


我不知道沒有錢的標準在哪裡?還是他沒有過多的預算,給老屋的拆卸?


所以了~他自己去衡量打算了。





〈上、下、左、右的大木板,大麥町一個人將他們全部卸下,相信我!人的毅力是深不可測的,這些木板一般男人兩個都扶不住,他一個人就是要將它們都卸下。〉


 


在台灣的時間,朋友說要跟我一起回奧地利渡假,記得我曾經邀約過我的朋友,不過那是5年前‧‧‧,這一次我沒有準備,但是我還是很高興的在電話裡告訴大麥町,因為他也曾經說過,要我邀請我的朋友到奧地利玩。


大麥町在電話裡為難的說;『這一次不是時機』。但是他也不堅持,他讓我決定,但是他聲明!他沒有時間。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
〈大麥町從沙烏地回家時調皮的照片,那時的臉頰還很豐潤〉




一個月的假期結束,朋友跟我一同回奧地利,在家的火車站裡當我看到他的那一剎那,我楞在那裡‧‧‧


他整個人型銷骨瘦的‧‧,我的雙眼不再關心週招的一切,張大著的嘴想說‧‧‧‧我什麼都沒機會說。


他高興熱情的擁抱著我們每一個人,肢體幾乎是跳躍的,等他再度回到我身邊,我忍不住對著他說;『你‧‧‧‧怎麼瘦了那麼多?你還好嘛?』。


大麥町特意的避開話題,以高興的聲調抱緊我說;『我很好,沒有問題,我現在很強壯,你有一個強壯的巴比〈pappi〉』。


回到家我還是一定要問清楚,『你到底瘦了幾公斤?』我問。


大麥町告訴我說;『〝9公斤〞』。


天啊!!9公斤!!178公分高的他原本就不胖頂多70公斤,如今才一個月的時間就減掉9公斤今,那不是比我還輕!我開始擔心,我一擔心就會開始生氣‧‧‧


大麥町安慰我說我;『沒有問題,我很健康,而且我現在很強壯。』


可是晚上當他脫下衣服洗澡時,我只看到皮包骨,我更加難過‧‧‧躺在床上我摸著他,原來還可以摸的到手臂跟大腿的肌肉,現在真的什麼都沒了~


我命令說;『現在開始你要給我吃飯!吃多一點~』


 


 
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