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遠處的山峰是有名的義大利cottina)


位於奧地利最高山Grossglockner (大鐘山3798m)的「百年老屋」搬遷工作不得不停頓,因為大麥町必須回到本職工作崗位,也因為進入冬天高山的積雪,讓原本已經窄小的山路,更加的通行困難。


每次放假回來,大麥町總是念念不忘他的「百年老屋」,幾次想上老屋做拆卸的工作都被我阻止。


這簡直是不要命得瘋狂!!


一來,是高山路窄、積雪,而他總是說沒問題。


積雪對他來說是小意思,因為在多的雪都壓抑不住他蠢動的心。但是對我來說壹趟路程來回2-3小時,如果上不了山簡直是徒勞無功的往返。


 


二來,是如果想搬遷部分之前拆卸下的木材回來,積雪路滑、山路陡斜絕對是危險。


 


 



 


三是,如果不搬遷,要拆卸?


我說;「拜託大麥町先生,你嘛留一絲安靜,給住在老屋得主人,雖然他們不住在老屋之中,可是你將一些支撐拆除,厚厚的積雪也許壓塌了,原本已經岌岌可危得老建材。


再說;高山寒風刺骨的,在老屋中工作手指冰凍麻痺、反應遲鈍,根本就握不住工具,你說這樣的工作有效率嘛?」


對於我所解說對大麥町來說,全部都是對他的意見做打擊,無緣由的生氣反抗,讓彼此之間的關係緊繃。


有時想一想,每次都勸說自己對他放棄,採放任的態度由他去。


『生死有命、富貴在天』,自做就自受吧!話雖說如此~依然放不下。


 



 


見他妥協不再堅持上「百年老屋」做拆卸或搬遷的工作,但是那張沮喪的嘴臉,每天面對也是讓人看了心煩。


難得天氣轉暖,而厚厚的積雪在經過數日之後,大概也讓村裡的鏟雪車,清出一條通暢的道路,為了緩和他焦慮不安的情緒,我提議他;『是否想上老屋看看~』。


這樣的提議,總算是讓煩躁不安的他心情有了些平衡。


 



 


出發之前一晚,我們還是打了一通電話,詢問了一下屋主路況,確定上山的路無阻,也確定到的時候有空地可以泊車,當然最重要的是,禮貌上告知地主,我們要到老屋觀看屋況。


高山的積雪似乎跟我們住的地方一樣,屋頂上的積雪也約有50cm的厚度,想這老屋夏天雨水穿透屋頂,懷疑這樣厚度的積雪,沈重的是否會造成屋頂崩塌?


結果進入屋內觀察,竟然一切如舊,沒有絲毫的影響,可見得這老屋的支架、棟梁還是相當的堅固。


只是不知?當雪融化時這轉化為水,會是什麼情況?


只見大麥町早已做好防護措施,在地板上已經鋪上大大一層的塑膠防水布,以便接住低落的雪水,而屋主也放置了一些水桶,在每個落水的地方。


前後巡視著老屋,像是拜訪著寄養在人家家的小孩,那一種關懷其實大麥町沒說,我竟然有著這樣的感覺。


看著老屋及遠山厚厚白茫茫的積雪,其實心情是溫暖的,造訪老屋之後的心情,竟然有無限的輕鬆。


接下來我相信大麥町跟我一樣,都願意等到春天的到臨,我們期待著~


 


 


點閱百年老屋 1-14


 
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