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陸續續將〝百年老屋〞裡的雜物先行清理。


大麥町租了一輛小貨車,找了一位朋友幫忙,將堆棄的雜物分次裝載搬回家中。


其中有許多大型家具,大麥町依他的堅持、固執、毅力、與經驗,將每一項東西運回來,這些之後‧‧最後才能拆除建築。


在清除的老物當中,黑暗沒有電源的屋內,鋪滿著厚厚灰塵的堆棄的雜物,宛如一個垃圾堆積場。支離破碎的家具分不清哪一個部位屬於哪一個原物?


在一般人眼中視如垃圾的東西,大麥町卻能一一將他們拼湊在一起  , 發掘他們存在的價值。


 


跟大麥町相處的這些年,從婚前單身時我不能夠忍受的事情,或者是個性,到命中註定與大麥町成為配偶,學習忍受到認同接受,因為我相信生命共同體這句話。


如大麥町買這百年老屋的事情,就是一種認同與接受。



大麥町在現實生活方面很脫節,無法融入現今多變的社會。可是另一方面他有著相當的執著與尊重。對於生命~不論是動物或是生物,或是過往的東西、他把它當生命的故事,一律認真的看視。



在大麥町身上,有我沒有的個性特質,不同個性發展出來的結果,有時也是一種學習,也或者是驚喜。


別人可以不認同,不接受他的怪異思維,但是我是他的妻子,我相信他、所以我支持他。


由以往的生活上大大、小小的事件的經驗與觀察,我非常相信大麥町會給老屋,再一次的生命,讓老屋重新散發出,它的生命與熱情,我更深信大麥町是真正有條件,可以擁有這間老屋的人。


 


********************


 



 


老屋中我們翻到許多東西,從這些東西透露出,這老屋的一些蛛絲馬跡過往故事。


但是太多的東西,太長遠的年代!實在是搞不清楚,老屋歷代的主人,到底從事的事哪一種行業?


我們找到舊時的紡織架~表示當時的女主人,將羊毛織成一件件暖暖的衣裳,但是一般家庭都是小型的織架,這位女主人卻有一座,比一般人兩倍大的織架,所以是以此維為生?為業?


 



 


我們找到各種生財器具,有製鞋的木頭鞋軒,主人曾經是鞋匠?


有擠奶器、製奶油器、主人曾經是酪農?


有麵粉儲存室跟麵粉研磨器主人曾經是農夫?


 



 


有第一次世間大戰留下來的木箱,男主人經歷過第一次世界大戰? 有鋼盔~


一間屋子經歷過百年有多少人住過?有多少的故事?


有好多的東西還在牆角夾縫之中,找到還未成為歐盟的奧地利舊錢幣,找到好多舊照片~舊郵件~舊書~舊衣服~舊報紙


真的都是有趣的東西,sophia還找到舊時代的盛食物的容器,那時代還用的是紅土的〝陶〞製容器現在是我的寶貝呢~


 


買下這座老屋,是民房,不是豪宅,所以不會有華麗富裕的東西,所看到的是深深的情感,我們不會去想每一樣東西的價值,只是期待有一天他能夠在另外一塊地聳立起來,繼續讓人看著每一件物品,想著每一個有可能的故事。


 



 


老屋的老主人今年89歲步履闌珊,老奶奶也80好幾,看著我們又搬又拆的,老奶奶經過我們的身邊落寞的神情,只是問一句;「這些木頭都那麼破舊了,你們要做什麼呢?」。


我不知道如何回應,只能裝傻聽不懂?


我想他們知道這座,伴著他們一生的老屋,關係著上一代,維繫著下一代的情感,而這些都即將消失在眼前。也許早已接受、也許黯然傷神。


 


在破舊的雜物堆裡,我們帶走老先生的義消消防帽,老先生竟然想起來,跟他的兒子要,老先生的孩子覺得對我們抱歉,但是希望我們將義消的帽子在送給老先生。



〝心是痛的〞痛著感受著老人家的心情。〝心是無奈的〞無奈這是我們幫不了的忙,〝百年老屋〞將由他們的地上消失,在他們有生之年,也許難以再見。當然我們很快的將帽子奉送回給老先生,希望這一點可以慰藉老先生。


老奶奶精神比老先生好,所以當我們去的時候,他總是藉著機會在大麥町的身邊打轉,似乎想知道什麼?打聽什麼?還是想說些什麼?


大麥町的心軟,可是他往往發出〝同理心〞的時候,顧此失彼的也是傷到周圍人的時候。


他同情老先生、老奶奶所以他每次都會掛在嘴上說;『我知道老人家的心,這對他們是一種傷害.............。』


他的那張笨嘴,總是要在還沒肇事之前將它封住,想當然大麥町當然會生氣我,義憤填膺的說他說的是實話,其他的人都是沒心的人。


老奶奶也是在老屋賣給我們之後,趁我們不在也許做最後的緬懷、巡禮,我們發現一些東西少了。


老屋的孩子說;『很抱歉這個東西老奶奶不肯給,給我時間說服她。』


沒有關係的~什麼東西如果她覺得還是很重要,就讓她吧~


誰才是真正需要的人,他就應該得到~


 
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