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忙什麼?


也不知事情是怎麼陰錯楊差的?原本大麥町在上個月過完60歲的生日之後,就應該飛往沙烏地繼續工作,但是卻因為簽證的關係,留下來直到現在。


這樣的一個變化,讓原本擔心買下來的〝百年老屋〞,勢必放到明年的春天,才有辦法進行搬遷等等‧‧‧‧‧的工作,現在我們可以先進行一部份老屋的內部工作。


趁大麥町等候工作簽證的假期,讓老屋的工作順利的進行著,真是托老天爺的幫忙,尤其是買下老屋之後,天氣一直都是暖陽,讓我們順利的將搬遷回來的一些雜物,可以在花園裡清理。


 






〈這個櫃子的邊邊,是已經去除油漆的原色木,可以看到木頭美美的花紋,接下來是除蟲跟上蜂蜜蠟,讓櫃子回復他古老的原貌。〉


 


趁著天氣晴,在戶外的空地上忙著刷洗著由老木屋搬回來,鋪滿灰塵的木頭家具,也幫幾個老木櫃去漆,讓櫃子底的原木恢復原有的光彩。


大麥町對木頭的熱愛如數家珍,光是看到木頭的紋路,就可以準確的說出木材的名稱與特性。


由於大麥町對古董木製家具的喜愛,自己也學會處理、清理還原的技術,我好喜歡這種修復家具的工作,它讓我覺得這是一種美的藝術,看著它垂垂老矣~看著它恢復亮麗的光彩,宛如生命復甦的力量。


 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
 




早期的人為了保護家具耐用,總是喜歡刷上一層、又一層厚厚的油漆,這個原本是要廢棄的櫃子,又黑、又舊,在大麥町的巧手還原之下,恢復純樸之美。如今是人人喜愛的原木家具。




新、舊時代的家具差異在,早期真的是完整的木頭與手工製做家具,跟今天貼皮家具完全不一樣,老家具年代越久就越是漂亮,尤其是以手觸摸木櫃,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像是生命,櫃子上放上SOPHIA特別乾燥的花束,特有一番風情。


***





 



搬完室內的家具,接下來是老屋室內隔牆的拆卸工作,百年老木屋除了主建築的老木,內部還利用木板做一些間隔,讓住者更舒適。


這些隔間木材,在老木屋重新搭建之時,還要依原來的樣子搭建。


我們不希望使用新木,所以要小心拆卸,但是完整的拆卸比搭建更加困難,大麥町不相信工人的細心度,堅持自己來。


所以當他老婆的人,也得陪著一起辛苦的工作了~


工作雖然很辛苦也很髒,但是真的學到好多事情,比如牆壁的木板該由那裡拆?


該如何拆?


當初的人搭建時最後收尾在那裡?〈由收尾處開始拆卸〉


還有在牆壁夾縫當中,早期的人在冬天如何保持室內的溫度,這些發掘都在工作中學習到,這是最有趣的,尤其拆卸木板時的技巧,大麥町不是蓋的,他的知識與經驗真的是很豐富。


 


更有趣的是我們在夾層的地板中,找到好多的舊錢幣,雖然這些錢幣數量並不能讓我們發財,但是當做紀念品,也是開心的一件事。


我們總是興奮的想說:「繼續拆,也許還有什麼寶貝等待發掘。」


其實在多的寶貝都比不上我的期待,期待當老屋完成原貌搭建完成時,它們會變得多麼得美麗!


現在我要繼續的努力先將就家具恢復光彩讓他們在將來個就各位,哪將會是多麼美麗的故事。



( 第2次大戰時的錢幣&奧地利舊錢幣)


 
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