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這棟〝百年老屋〞結緣起於2006年。
 
當時大麥町要修建自家花園小木屋破舊的屋頂,尋找舊木材時經人推薦。(小木屋也是百年老屋,所以修建時我們需要的是可以搭得老木。)

聽到這棟〝百年老屋〞要拆除,大麥町特別繞到老屋看了一下外觀,結果是心動加喜歡,卻無法考慮要買,因為老屋實在是太大。


事隔兩年大麥町對老屋的鍾情,與潛藏在內心的慾望一直未曾動搖。


終於..因為要增建一棟工作室時有了理由,將腦筋動到這座〝百年老屋〞。


於是大麥町避開了我,跟屋主再次聯繫。


而〝百年老屋〞也怎麼經過這麼久,卻還未賣掉?


 


****************



 


大麥町想蓋一間〝工作室〞,但是他不喜歡現今一般新式的房屋建材,而喜歡古老原木建的老屋,有著風霜、堅實、毅力不搖,且帶有著溫暖厚實的感覺,也許是這個原因‧‧‧?


大麥町在沙烏地透過電話跟網路開始與老屋的屋主聯繫,大麥町確定屋主還沒有將老屋賣掉,也初步知道價錢。


當大麥町完成沙烏地的工作回到奧地利,只想再仔細確認老屋的架構、材質,並且與屋主面對面的溝通。




大麥町想買這棟老屋,但是擔心我的阻礙,所以去百年老屋之前略約試探的跟我說了價錢。


這木屋我從來沒有看過,當初大麥町跟我提到這老屋時,我直覺的拒絕,是因為大麥町太貪心,只要是覺的〝老〞東西他都想收藏。


而實際上他已經擁有太多,多到家裡幾乎沒有多餘的空間,而這老屋可不是小模型,它佔地至少146m2,這龐大的建築,可不是隨便塞在一個角落就可以的。


但是如今為了蓋一間工作室,我也是贊成大麥町的想法〝老木屋〞真的是比新建材,來的更加有感覺,既然工作室一定要蓋,我也願意跟他一起去看看這間老屋。




只聽大麥町說到的價錢,沒有看到實物,我實在不知道該說好?或是不好?


但是當我到了〝百年老屋〞,第一眼看見這間屋子的外觀時,老屋那粗礦、純樸、經過風霜的堅實厚重的材質,我知道我會喜歡它,那簡直就像是夢,當我進了屋內進,在如此近的距離下,用手觸摸著堅實溫暖的木質牆壁。


果真是如此!我暗自著驚嘆感動著。


 



(新舊兩屋相當接近)



(屋主進出的大門都要經過老屋的廳堂)


當要拜訪老屋的屋主時,一定要先經過老屋的廳堂,因為新建築的房舍,就在這間老屋的後面幾步之隔。


可以想像為何屋主想要將老屋拆掉,因為老舊的房子整個浩大的,就佔住了屋主新屋的進出,屋主不想在花多一分的錢,維修無法居住的老屋,而想將新屋前的阻礙移除,多一點的空地,蓋玻璃花房與車庫。


 


 



在經過老屋的廳堂時,整個大門跟地板,全部是沒有雕飾細磨的粗曠原木,地板上樹幹的枝芽,還依稀可見,每一片的木板厚度至少有5-6公分,


我不敢多思想,我怕往往期望越強,失望就越大,我只是仔細的觀察,並且安撫焦慮不安的大麥町。


還沒有談判價錢,大麥町就已經自我取捨,如果對方願意賣,他願意放棄‧‧‧‧我叫大麥町閉嘴,讓對方開價,讓對方先說什麼東西涵蓋?什麼不涵蓋?


大嘴巴的他總是敐沉不住氣,像每次談判一樣,總是讓自己去許多談判的籌碼。


 



(室內的門板上寫著1828年)


當我們跟著女主人裡裡外外、上上下下參觀時,我一直對著屋子裡沒有修飾的木頭鍾情不已,雖然屋內四周的木頭隔牆,經過風霜與燃燒木材的燻染,而蒙上黑漆漆一層厚厚的油垢,但是更顯得古老。


當參觀漆黑無電、無水的屋內時,仰頭望著屋頂經過殘缺破舊木頭片透進來的光亮,免強看清屋內大概的架構,穿透的光線夾著飄下的雨水灑在臉頰上,這老屋真的是破舊的無法居住阿~維修對屋主來說是真的多一份負擔。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雖然之前大麥町在網路與電話中,與屋主有過接觸。但是今日的拜訪,才是真正的第一次見面,只是冒然拜訪下男主人不在家,所以我們短暫的離開,去拜訪住在附近的另一位朋友。


 



 


折返之後男主人已經在等候,進入他們的新屋之中,女主人開了一瓶紅酒,兩位男士寒喧客套之後,大麥町直接問價錢?


男主人很直接的將價錢下降,由第一次網路價,到女主人略約的告知價位,跟面碰面坐下之後的價錢,直接是3變,變得比原先還便宜,當下大麥町很滿意,因為與他原本心中預定的價錢有一些多,但是屋主3次自動調降,大麥町也不囉嗦的一口敲定。


正當與大麥町談洽的時候,男主人的談話中斷,有人從〝維也納〞打電話來問屋價,屋主直接推卻說已經賣掉了。


隨著新興的建築材取代舊有的建築,老屋日漸稀少,越來越多的人看重這塊老屋的市場,有特殊的市場在經營這片園地,這也可以報紙由分類廣告,看到某些公司尋找預售老屋。


 


既然價錢說定我問屋主;『是否要到律師哪訂立契約?』男主人笑著搖頭。


大麥町說;『不用,在我們這裡一口說定便是,鄉下人純樸,口頭上的說定就不會反悔。』當下大麥町答應隔天星期一,直接由銀行轉帳,而他真的就這麼做了。


沒有隻字片語白紙黑字,就是一句口頭承諾,跟兩個男人的〝四掌交疊〞動作就完成一項交易。


所以現在~『百年老屋』是我們的了!


 
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