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洛桑妮要做子宮摘除手術,因此洛桑妮由早上開始禁食。


抵達診所時醫生正準備一些手術用具,問了我ㄧ些問題


例如:


『洛桑妮的第一次來了嘛 ?』醫生問。


我想了想 ? 應該是沒有吧 ! 為何這麼問?


不是說狗兒第一次大約都是在7個月時嘛 ? 洛桑妮才六個月阿?


醫生說;『不一定從6-15個月都是可能。


那我又問如果第一次來了以後才開刀,跟沒來之前開刀有何不同 ?


醫生回答說;達『如果第一次來了之後,牠的胸部會發育成熟為母犬。』


半知半解留下的疑問自己回去查資料了,也不想問那麼多耽誤醫生的時間,就將洛桑妮交給醫生了。


其實我也怕留太久,看牠步入手術室時的樣子,我會心不安。


醫生約好下午18.30分去接牠


回到家不放心,再撥了通電話,洛桑妮已經入手術室。


************


18.30分經過了一天,從來沒想過我會那麼想牠,尤其是這特別的時候。


進到診所看到洛桑妮被栓在手術台旁邊,有一些不忍看他,肚子還綁著止血繃帶,心裡想他不是應該在一個舒適的床墊上嗎?



 


算了,想這麼多,都還不如看到他的精神狀況良好。


坐在那兒的洛桑妮看到我很想靠過來,但是醫生必須交代一些事項才能放牠,所以他也非常安靜的坐在那等候。


醫生讚美著說,洛桑妮跟其他狗比起來乖很多。


手術中發現他的腹腔已經冲血再過幾天,他就可以有生育能力了,意思說在慢兩天他的第一次就來了,好在我決定的快只差幾天時間,我就錯過時機了。


經過一天的未進食,再加上腹腔中的東西被取出,很明顯的下腹部凹陷,醫生交代今晚必須讓他睡在地磚上,原因是他可能還會出血,並給了個頭套防止他舔傷口,也給了一粒消炎藥,還交代今晚依然不能進食免的嘔吐,10 天後拆線。


帶他步出診療室時,好奇的牠幾乎是拖著我走! 


力氣依然很大,看到其他候診的狗兒他還靠過去。


拉拉扯扯上了車,回到家立即回到自己的窩,似乎還記的前一天我生氣他尿再屋裡的事,疲倦又飢餓的他躺在地毯上,帶著頭套睡覺。


shu-kai說;『媽媽,洛桑妮戴著頭套不好睡』


我說;『忍忍吧 !如果牠將傷口逢線拆了,那真是麻煩大了,明天看情形再說吧!至少今晚牠得忍著點!』
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