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蒙田大道名品街)


法國巴黎〞距離上一次的造訪時間,拉距也許將近18年吧~


巴黎雖然來過卻是熟悉又陌生。之前造訪巴黎因為工作關係,早上一大早就坐上計程車往總公司,一路上看到的是美麗的晨曦、清新的空氣,及安靜的街道。


大多數巴黎市區的風景名勝,都在車子經過時可以大略的看到,寧靜早晨的巴黎看起來更美麗。趁市場考察之便,也順道的參觀一些就在附近的景點,或是大型有名的購物點。在一切都是非常方便的安排之下,也沒有經濟考量,對於巴黎的印象,就像他的旅遊行銷廣告般〝浪漫迷人〞。




這一次造訪巴黎就不是如此,因為這次沒有秘書安排一切,或是一切開銷算公司,計程車也不是隨意搭,坐不怕了。


這次的行程安排一切都要靠自己,找到出路及目的地,沒有旅行團的規劃,沒有任何一位在身邊的人,在出發前做行前指導,甚至大麥町本身是歐洲人,卻也完全不認識巴黎,有時候想我這種自我強迫去接受挑戰的精神,還真可讓人捏一把冷汗,而我還帶著一個12歲的小孩。


(這次到法國巴黎旅行,大麥町先生完全無提供任何建議,也沒提供任何幫忙,甚至於叮嚀,只是聽到我安排的旅行搭臥鋪時有一點點微言,認為我貪享受,在他的想法是搭火車比搭飛機便宜,搭座位比搭臥鋪更好。


其實對於大麥町的相處之道是,只要他給與我足夠的,自我發揮的空間即可,免得他的碎嘴的個性,搞的我神經緊張,對他過多的期許都是自虐。)




*****************


 



 


住在歐洲大陸,一直都認為鄰近的幾個國家,都是搭火車或是汽車都可抵達,少了一個海峽相隔,就好像是隔壁國家就是下一個鄉鎮。


無國界、無距離這種無地理概念的我,每次順著大麥町的安排,做跨國旅行時,總是不解為何度假時間總是消耗在旅途上?




其實認真的想一想,由我們居住的小鎮搭火車、再搭飛機,在整個時間上幾乎是台灣到日本,打個比喻:


由於我住的小鎮往國際的航班,必須先搭火車到有國機機場的城市、再搭巴士到機場,再轉機到其他的國家


就好像你必須先搭由嘉義→台北的火車,到的時候再搭巴士→機場,再搭機飛→日本一樣。所以雖然都是歐洲可是想到達目的地也不是那麼輕易的。


由spittal(許仳大市  )  paris (巴黎)全程為1118公里。


 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 



(香榭大道擁擠的人群 & 凱旋門)


 


話說回頭,在長途夜車、忐忑不安的心情之下,在早晨9:35分我們終於跨出巴黎東區火車站。


就像所有的知名大城市的火車站,忙碌的景象呈現眼前,所不同的是在巴黎這摩登流行的城市,當眼睛看到的景象以外,還夾帶著撲鼻而來的陣陣香水味,〝這就是巴黎〞我心裡想著,跟我舊有的記憶在謀合著。




但是我還是要說這次的巴黎行,給我的感覺跟以往不同。


以前的經驗都是搭飛機,搭計程車或是公司車接送,所以有很多的都市死角的問題我都避開了。


這一次搭火車、搭地鐵,我看到的是巴黎角落的另一面。


堆滿著髒亂的垃圾,蕭條的建築外觀、與流浪漢的火車站,這些現象其實在世界各地的大城市都是一樣的,只是如果不深入是看不到的。


從步入巴黎火車站開始,我們又開始小心翼翼的,注意我們的隨身行李,注意我們的背包。


接下來我們必須找到所謂的〝地下鐵〞Metro 到達接待的朋友家,為了怕錯過太多的時間,讓等候的朋友擔心,所以必須小心謹慎的,依照朋友的指示順利的接駁每一個車班。



 


"地下鐵" Mrtro 的稱呼在每一個國家都不一樣,在加上法文跟德文的差異,所以腦袋裡的記憶庫跟新的訊息一直在交戰著,所有新的映入眼簾的事物,都讓我的腦袋忙碌的打轉,也好在貼心的朋友預先寄了2張地鐵票,否則光是要搞清楚地鐵的運作系統,也是要耗掉不少的時間。




巴黎是個相當大的城市,地鐵涵蓋到巴黎市區的外圍,如果以巴黎的凱旋門為中心點來算,向外礦展以環狀來計算,有 1.2.3.4.5.6.7.8.巴黎凱旋門算是1. 接下來一個圈,算是一個計費標準。


這是我巴黎行之行前沒有搞清楚的,行程中還是一直搞不清楚,最後這些狀況都在我要離開巴黎以前才弄明白,否則等我回奧地利我一定會很懊惱。




巴黎的地鐵管制相當的嚴格,幾乎每個地方都有柵門,跟電子讀卡機,拿錯了票、或是票的磁感應消失就過不了關卡。這跟我再維也納的地鐵經驗完全不一樣,所以還是搞的我緊張希希,當狀況出現時,一時之間總是找不出,原因、問題在哪裡?


看起來維也納的地鐵真的是太容易了。




巴黎的早晨、昏暗的地下鐵站裡,站滿著等候地鐵的人,也許是不見天日的地底層,環視著每一個等候的人的面部表情,幾乎個個像行屍走肉,新的一天美麗的早晨,沒有愉悅的表情,沒有交談,沒有微笑,沒有精神.....。


也許這個城市有太多,來自各個不同文化跟人種衝擊,冷漠是他們的代號,也是對外自我保護的方式。


 



 


短短的一段地鐵路程,就發現巴黎人的易怒,擁擠的車廂緊貼的無間距,稍微一個不小心的踐踩或是碰撞,都會惹來白眼或是碎唸,忍不住的人就是你一言我一句的對罵,搞不清狀況的我,納悶的看著一對鬥嘴的女士,跟邊邊站立著依然是冷漠的嘴臉人群,這是我開始要面對的連續6天假期中,可能會碰到的狀況。


當然後來我再怎麼避免還是碰上了,車身晃動為了讓一位擠著穿越的人,我移動腳步時不小心碰到一位女士的腳,輕微的碰觸我幾乎沒有感覺,但是從一閃而過不悅的表情,跟翻著的白眼,我知道我一定是踩到對方了,趕快道歉,回報的是一張免強接受牽動嘴角的臉。


這種感受讓我之後的一週行程刻意的小心,旅行中不愉快的接觸最終總是破壞整體美好的回憶。





 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大麥町太太 的頭像
大麥町太太

我家在阿爾卑斯山 Alpenleben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