拖了太久了!


久的~不知道應該從哪裡開始介紹『百年老屋』。除了外部拆卸工作,還有內部細節......,繁索的過程、現實的狀況,已經無法去構想完成時的美景。


夢想是偉大的~但是夢想實踐的過程卻是甘苦自知。


夢想中斷!不願意去面對,當然就無法去細細體會個中滋味,因此也無法整理出清晰的思緒,將過程一一記錄,因為實在是太亂了,拆遷過程亂、〝情緒〞干擾了思緒,也亂~亂~亂!


 


『百年老屋』已經在2009年的10月完成拆遷搬移的工作。重建的土地依然沒有著落,所有的東西只能堆放再在自家的庭院。


想像一整棟的『百年老屋』雜亂無序的堆放。


我那美麗的庭院!!花了我10年的時間整理出夢想中美麗的庭院。樹蔭、百花、躺椅.....微風、旭陽.....餐桌、烤肉架、昇展開像花一樣的陽傘......通通在一堆廢墟之中無伸展之地。


我不願意走出屋外去看那一些又髒、又黑、又巨大的木板、木條、木塊.........,橫七扭八,躺在草皮上。我開始煩惱!這一些東西從現在開始.....要堆到何時,才能從我的視線中離開,還我一個美麗的庭院?


沮喪的心情讓我開始荒棄庭院。一個美麗的夢想尚未實現,已經毀掉我現有的夢幻,我的心情極度的低落消沈.....。


我躲在屋子裡拒絕到戶外,沒有夢幻的心情,沒有美麗的憧景,有的只是煩躁,尤其是當大麥町老是要我到院子裡幫忙工作時。


 


現實 '取代了拒絕與掙扎,工作總是需要去完成的,不管內心有多少的情緒翻騰,尤其是當我躲在屋內偷看大麥町一個人工作時可憐的樣子。雖然當時情緒化的心裡想的是〝自作孽不可活〞,但是一個轉念還是說服自己說;〝這是我們共同的人生,榮辱應該與共〞。雖然我不是如字面上形容的那麼偉大,但是事情到了眼前,也只能讓自己這麼想了。


掙扎整理後的情緒是積極正面的,但是我還是被大麥町打敗,因為他又讓我覺得他很白痴!或是我很白痴!!


原來!我一直覺得情緒低落,是來自我對他的了解,就像每一次的爭執,我總是無法接受他那愚蠢的做事方式。對於他那異於常人的思考邏輯,也許在日常生活的小事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包容,但是影響的如果是長遠的生活品質,那實在是無法讓人忍受,或許很多時候他享受他個人的想像世界,脫離世俗的軌道,享受某種受虐過程,但是對於講究工作效率的我,只是極度的反彈,因此我又罷工。


其實我雖身為女流,但是我知道當有一些工作必須去完成時,藉口並不能幫你逃避,因為該做的事情永遠在那裡。因此再粗重的工作,只要我的能力所及,我都會全力的去執行,就算那些工作歸屬於男人。


所以粗重的工作我會去做,但畢竟我還是女人,我的體力是有限的,工作前的規劃以達事半功倍的效果對我來說很重要。如果用心認真之後的結果,只是一切抹煞重來。那對不起!我不是吃飽了沒事幹,腦袋灌水了。



看看這排列整齊的木片,我希望在未來重建以前,它會一直停放在那裡不再做任何的移動。


他們是百年老屋的屋頂,一片片的木片已經風化,隨意用手一掰就可能以支離破碎,這樣的木片大麥町一片也不捨棄,留著將來重建時用。


問題時何時能重建?重建之後這些風化的屋頂肯定要都重新換過,如果堅持用舊的,一定要捨棄一些報廢的、補上新的,可是新舊參差將來維修更麻煩也不好看,這一些建議妳認為大麥町會聽嘛?他說無所謂留著再說吧!


留著就留著。我不會因為自己的想法而堅持,但是事情一旦決定如何做,就應該有個完整的事前計畫,而不是一昧的消耗人力、考驗意志力。


 



我給你算算這麼一大片的木頭堆?,你知道總共移動、排列多少次?


6次!總共6次也許是7次,但是我不要再追根就底的想個清楚,就算他6次。6次足以讓我發瘋,雖然這6次我只幫忙做了3次,但是一想到他如此的浪費人力,浪費人家願意幫忙他的心,就足以讓我火冒三丈。


這種搬移排列的工作本來就沒有什麼成就感,木片又髒而且不小心還會被木頭削扎到肉裡,雜削掉落的滿頭滿臉,甚至還又有一股臭味,我想那八成是廁所的那一區塊。我是說一開始他就應該規劃好,打算讓這些木頭堆在哪裡?不妨礙通道、不影響視覺、木片可以通風不致於腐爛......。


不是'他一次次的改變地方。在百年老屋舊地,他要求將拆卸下來的木片排列整齊共2次,一次排完....他嫌地方不好再換一個地方,我想不通拆下來為什麼要排列整齊?結果排列的很整齊的木片,貨車來時將排好的木片往車上一丟不要是成堆運回家?


木片載運回到家,問大麥町應該排哪裡?


他不經思考隨便指了個院子角落,我們這些等著幫忙的雜工,很積極的開始捲起袖子就做,畢竟他是領導者。等我們排的差不多,他抽閒過來觀看思考時又說;『不好,換一個地方』。


『換!為什麼換?』我問大麥町這不是你說的地方嗎?


大麥町說;『這地方太小等一下還有許多會來...』臭著臉轉身離開,繼續往山上去完成其他工作。〈這是第3次排列。〉


大家低頭無奈,看著那些雜亂堆積的木頭,雖然不是很情願但也想快點把工作做完,其實也是不忍心看大麥町那麼辛苦,就順著他的意唄,好在人多手快4個人忙的連水都沒的喝,就希望將工作快快完成不想被工作拖著。(這是第4次排列)


第5次。他再次要求我遷移這些木頭,原因還是〝地方不好〞,在大樹底下沒有足夠陽光。〈寫到這裡如果你還沒有發瘋,我會說你修樣養很好,我光是寫到這裡的回憶,又開始火冒三丈。〉


他就是那一種想要做的事,會幫你起個頭,然後讓你繼續去完成的人。


他叫我做第5次排列,想當然我一定是拒絕加生氣。於是他默默的去把他想要的地方先架構起底座,排上幾片木片。接下來他必須收假回公司工作,那丟下來的爛攤子如何?當然是等我良心不安,想說老公去工作賺養家,總不能等他回來讓他繼續完成,於是我忍著氣悶著把它做完。不過到此為止我也以為這地方是最理想的了。


還有的第6次。這一次打死我我都不出去瞧一眼,也不幫忙任何一片木片,任由他想怎樣就怎樣!


不過這樣的日子不好過,每天他在院子裡忙碌著,累了!無助時總是擺著一張臭臉不搭理任何人,他期待我出去幫他的忙,但是鐵了心我就是不出去,我覺得太過份把我當男人來使喚,他那住在對面的女婿每天躲在屋子裡都不出來,就是覺得幫不起,他怎麼可以讓我來做。


他也期待兒子幫忙做,但是他那白痴的作事方式我也怕傷到兒子,要是扭到腰閃到筋也許是一輩子的遺憾,於是乎當他看到兒子就大呼小叫的罵人,把兒子說的一無是處,甚至於還朝兒子臉上一巴掌,不過這一巴掌是背著我打的,兒子也不計較,不過這一些我都給他記再帳上。


實在於心不忍,只好叫兒子出去幫忙,一家人實在是不願意把事情搞到很難看,這也是我生氣的部份,我問自己為什麼當初要答應他買下這個老屋,我也很後悔過於寵他,從這一件事情之後,將來任何一件他的要求,我都不會思考直接說;『不』。


 


本來這工作他就不想請人來做,是他節省不想花錢,也是因為請不到廉價雜工,我們就讓他當不收費的雜工來使喚,但是他讓我們覺得比廉價勞工還要不值。


他總是把所有的事情當做遊戲,喜歡讓人家參與他的遊戲,但是這是作事!人家是勉為其難的來幫忙,他竟然讓人家排了又排,就是因為不用花錢?


總是開一張口指揮別人,做這一種沒有成就感、加上挫折感的工作,所有的人都躲他遠遠的,對他所做視而不見。我想能夠一直依照大麥町要求而作的人,不是瘋了就是白痴,我很生氣我就是那最靠近他的白痴。


不過最後一次我不再當白痴,有什麼偉大的想法,讓他自己去做吧!


 


他覺得世界遺棄了他,包括我這老婆連問一聲『需要個幫手嘛?』都沒有。


別說問搭個手?我連問個要不要喝水都不會問的。


他沒人管的情形下盡情的喝他的啤酒,做他的嗜好,到了晚上他累了、也差不多醉了。


當然'我也火了,非常之火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