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奧地利搭夜車15個小時抵達荷蘭的鹿特丹,是早上10點左右。

雖然搭的是長途夜車,可是抵達時卻一點也不覺得累,也許是興奮的好心情,也許也是因為荷蘭春天的天氣晴朗的讓人覺得舒適。

大麥町開車來接上我們之後,就迫不亟待的要介紹荷蘭的美,我們離開繁華高樓的大城鹿特丹往外圍的小城市駛去。


由車窗往外望去宜人的春天,讓荷蘭鄉村美麗的景象比奧地利更早了一些,一片寬廣遼闊的平原由春天綠油油的嫩枝跟綠草點綴著。天空中飛翔野鳥,田園中啄食的野鴨,





順著車道邊的水道裡優遊的天鵝,群聚黑白相間的荷蘭乳牛跟羊隻,還有駿美的馬匹,而荷蘭馬匹數量多的讓人驚喜。







雖然我來自美麗的奧地利可是兩國美景各有千秋。

奧地利高山泉水,荷蘭平原、水道。荷蘭遊水~到奧地利登山~總之轉換一個國度欣賞不同的美景可說樂山、樂水真是逍遙,忙碌的雙眼雀躍的心情欣賞著風光。

相機!這時候不是最重要的,就怕專注在某一點,而錯過最美的一瞬間。




沿路欣賞著風景往大麥町住的Brielle /布里埃爾城方向駛去,在中途大麥町刻意先到一個商場,想說如果要購物得先認地方,因為接下來的幾天大麥町還是要工作不能陪遊。

體貼的大麥町看到我們心情似乎比我還好,除了介紹商場裡的超市,也介紹荷蘭有名的起士店,中午更是讓我一定要品嚐他吃過的海鮮,因為此地靠海所以海鮮是很有名的。




總之接下來要品嚐得東西很多,因為逛超市的時候我看見許多不多見的糕點美食,也就是荷蘭人喜歡吃的糕點,隨手拿了兩包等著回去評價。


雖然這一次名義上是旅行 其實也是旅行,但是最重要得是家人團聚,平日一個人大麥町要工作、又要打掃清潔、購物煮食....所以來這裡的時間我還是希望能照顧他幾天。





( 下班之後自己一個人就是整理他的集郵,有嗜好的男人不會變壞。 )


大麥町得人很自律也很愛乾淨,所以我從來不用擔心他住的地方髒兮兮或是臭烘烘,他總是把住得地方整裡


得一絲不苟, 就算是短暫居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也把屋子裝飾得如五星飯店一般精緻,這是當初我認識他時最欣賞他的地方,雖然有時候他讓我氣的發狂,但是我總是知道他是撒賴,其實他是相當有氣質絕不庸俗的人。




大麥町得住屋是一座2層樓的小屋,樓下是客廳廚房樓上是2間臥室與浴洗室,說是樓房卻不大,對一個單身者來說卻是綽綽有餘。

一近門就看到每一樣東西規規矩矩的擺著,為了我們的到來也買了兩雙室內拖鞋,


甚至還有一盒精緻小巧的禮盒放在客廳的桌上綁著美麗的緞帶,一看就知道是刻意擺在那裏,當我發現這禮盒時大麥町比我還開心。

兒子懷疑大麥町為何這麼好?又是溫柔的禮遇又是禮物的,跟他知道的爸爸不一樣?

呵呵~我偷笑著跟兒子說好日子只有2天,2天之後你就準備看看原來的他吧!那溫柔體貼過了兩天挑剔的本性就會開始出現了。

所以我就安心的先過兩天了~

到了第一件事領好行李就是巡視每一間屋子,發現房子雖然整齊可是地板角落到處是灰塵,大麥町每天超時工作,他也只是維持好習慣東西不亂放,不過這灰塵可是厚厚的一層。
輕輕一撢這塵埃就亂揚所以當下就開始清理屋子,好在東西不複雜清理起來很方便。


整理好屋子換完輕便的衣服就在Brielle/布里埃爾城小城走走繞一圈,在咖啡店外晒曬太陽喝杯咖啡還貪心的吃了球冰淇淋。




晚上大麥町幸福的品味美酒,晚餐就是法式常棍麵包加上起士,來到荷蘭飲食的習慣跟奧地利就大大的不一樣了。

在奧地利的晚餐多是粗礦硬殼的黑麵包、香腸、燻肉、跟起士。到了荷蘭黑麵包少見,就算是用黑麥麵粉製



作的卻是採用軟式麵包的作法,         荷蘭麵包的製作比較偏向法式跟英式如;長棍麵包、可頌、跟土司、葡萄乾甜麵包(軟式)而土司種類之多充斥整個麵包架,這跟奧地利的麵包架上賣的都是越嚼越香的鄉村麵包很不一樣。



我常說學習美食不光是吃,其實在美食當中可以學習到許多的故事跟典故是更加有趣,從此地的麵包種類跟飲食文化式可以看見歷史的足跡~




在Brielle / 布里埃爾城小城裡有一個特殊景象,就是風車不多可是砲台不少,幾乎在整個河堤繞一圈每一小段距離就有一座砲台,我沒仔細計算砲台有多少座?不過每走一小段堤防就可以見到一座來說,數量之多應該可以想像當初這座城市經歷過的戰爭。

依據歷史資料的查詢 Brielle 這個城市是在西元1306年形成,而在1371年歸屬於荷蘭。但是在後來卻經歷80年與西班牙的爭奪戰爭,後來在英國伊莉莎白女皇的合約簽署之下,提供了士兵5000名以及軍備金源之下驅逐了西班牙人,讓 Brielle 在1616年正式回歸為荷蘭的領土。

如今西班牙人離開了,百年之後這砲台依然留在 Brielle/布里埃爾城 當做歷史見證。可是西班牙的海鮮飯卻在這裡紮了根。

另外在荷蘭喝茶文化比喝咖啡還豐盛,精緻進口的茶葉店到處可見。

荷蘭說的是荷蘭語大麥町說的是德語,來到此地工作語言卻不是很大的問題,因為英語在這裡卻也相當方便幾乎可以暢通無阻,這在歐洲來說是相當特別的,因為據我接觸所知一般歐洲人是相當自負於自己的語言,不太願意學習其他語,而荷蘭人卻老老小小都說的相當的好,包刮電視影集常常重複播放英語跟荷蘭語兩種,



所以兒子在這裡沒外出就盯著電視看,荷語聽不懂但是還能看英語的影集,不過雖說不懂荷語可是簡單的荷語問候就不是問題很快就可以學會,因為跟德語還滿類似的。

我之前剛到極疑惑這荷蘭人為何都可以說英語而且不排斥?為何到處都是土司跟英國紅茶跟花茶?

大麥町跟我說荷蘭人喜歡英國,實際上如果了解一下歷史,也就明白為何此地荷蘭人都可以說上英文,吃土司,喝紅茶了。這是我到訪的南荷的觀察,至於荷蘭其他地區我就不清楚了,千萬不要以此區的情況來概括全部的荷蘭。

雖然我對歐洲歷史並不熟悉,但是如果你喜歡歷史就可以由食物來找到一些插入點,這是很有趣的線索讓你融入整個歐洲各國之間的關係。


喜歡大輪船可以點入欣賞輪船圖庫






全站熱搜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