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到了旅遊旺季,在歐洲春、夏、秋、冬各有其旅遊的特色。


尤其是夏季的歐洲,各式各樣的庭園設計,色彩濵紛的花朵尤其是旅行著的最愛,


再者夏季旅遊行李較為簡便,不需提的太厚重冬季裝備,而且也不像春、秋早晚溫差太大,再來可以輕鬆的享受多項戶外的活動。


一般參加旅行團多數還是以著名景點為主,比較少到原始的森林,或郊外。


不過在此還是要提醒各位,到了歐洲看到一片綠色大地別急著往草堆裡躺,因為只要是歐洲人都知道此地草叢中,除了柔軟的草皮、美麗的花朵,可愛的昆蟲


還有不友善的朋友Zecken (扁虱 又稱蜱 , 壁虱)


歐洲人每年在春天至夏天以前,不管大人、小孩一定定期的到醫院自付藥費注射一劑Zecken預防針,當然如果住在大城市中,你確定不會往草叢中跑,不注射到也不會被強制要求,這是個人可以決定的。


雖然政府每年還是會提醒民眾不要忘記,如果想省錢或怕麻煩,不管什麼理由,還是自求多福了。


 


Zecken 到底是什麼?


附上一張他的玉照屬寄生吸血蟲 ,他非常、非常的小隻,不過肉眼仔細的看還是看的到。


他不是細菌,是一種吸血蟲,巴附在你的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,將你皮膚咬開,將他的頭鑽進你的皮膚吸血,當你發現皮膚搔癢時,依尋而至會發現一個大腹便便滿肚子血的Zecken,此時不只是自己將他捏死而已,必須至醫生處,接受注射,將他留在你身上的"毒素"去除乾淨避免後遺症。


Zecken 說起來很討厭但也不危險的無藥治,另外一種也是屬於Zecken的一種此種就沒預防注射劑被咬到時症狀;


第一天搔癢好像蚊子叮咬,紅腫微痛......


第二天局部紅腫擴大疼痛微燙.........


第三天持續擴大消炎藥膏無效........,


第四天擴大以倍數擴增,表皮長小水泡像痱子出血,皮下組織淤青,疼痛擴及至骨子裡,不再是皮肉痛連筋骨肉都痛,擴散狀況由上手臂擴至手肘彎曲處。


 


嘿!嘿!嘿現在知道我有多慢皮了嗎?


還是不信邪! 也虧我家的大麥町狗頭軍師,剛開始他先為我看診,以沒什大不了的告訴我,也表示關心的看了一下我被咬處,直到三天後........我問他什麼樣的昆蟲可以咬得如此嚴重?我的手臂越來越腫、越來越痛......


大麥町先生還有趣又認真把我的腫脹當作研究,要我掀開臂膀給鄰居溫克勒先生看,釐清可能是哪一類的昆蟲咬?


討論之後的結論......大麥町先生像一個專家一樣,特別找了一本昆蟲書,Show給我看並咒罵著圖片中可惡的昆蟲,像抓到兇手一般,不斷數落這隻看起來像是蒼蠅家族的一種飛蟲


並唸著文字記載,還安慰我這兇手已找出來,無大礙過幾天自然消退,叫我在抹些消炎藥,而且逢人就拿著他發現的兇手肖像,述說著兇手對我所做的事,很自豪的變成專家我真的是#﹪&*※○


不巧此時歐洲正逢假日,手臂狀況一直未見好轉,熬了一週終於是工作天,我還是問老公是否應該去醫生那?


其實我也滿掙扎的,此地醫生門診一個病人可以花上至少15分鐘,等到輪到我時 一個早上的時間就枯候在那耗掉了。在排隊等候掛號同時等後看診,好像佔位置站在那等你還不能走開,走開就 no訴了,所已別想歐洲什麼都好,其實效率落後的事也滿多的。


終於等候到醫生了,醫生一近門診室,當然我略述我的症狀


他一看(皺眉)!


一問(略思考)!!


一聽(倒退一步)!!!


一臉驚恐(當時我覺得好像被判絕症)!!!!


當時宣判我被一種很危險的昆蟲咬到(Zecken 家族),如果沒治療5年之後,這病源將會永遠為我帶來病痛而無法醫治,聽起來真的很危險,我問醫生哪現在應該如何是好?


吃藥;醫生說連續吃20天加抹局部藥。


中國人的習慣我覺得打針會好的比較快,所以我問醫生如果像醫生講的那麼危險是否要打針?


沒針打,只有吃藥,醫生回答。


這到滿奇怪的,很危險但沒針打????


總之拿了藥,很快兩天之後就消腫,也不再疼痛與搔癢,但是如果吃藥時間稍微拖晚了一點,局部的搔癢感彷彿就在提醒你,我的餘毒還在這裡.......,這小小的一隻蟲你還不能小看他的致命力,其實在歐洲很多人命喪於小小一隻蟲,如果是延誤第一時間的診治,其實是滿風險的。


 


建議身體有特別敏感的人,到他國旅遊時自己對哪些藥物敏感,有什麼天生過敏症,都請醫生將醫學名稱與中文名稱,紀錄在一張紙上夾放在護照一起,以防萬一,當本人無法言語或語言無法溝通時派上用場 .


至於壁虱Zecken避免之道就是別往草叢堆或坐或躺,看歐洲人很暇逸的躺在草皮上,別學別人的悠閒,人家搞不好有打預防針的喲!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大麥町太太 的頭像
大麥町太太

我家在阿爾卑斯山 Alpenleben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