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百年老屋 (1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

老屋拆卸之前必須將整個建築細節測量繪圖,留作將來重建時的依據。同時也是要申請建築時必須要送審核的文件,所以不管將來百年老屋是否真能重建這張圖是一定要畫。


當要蓋一座房屋時,法令規定建築繪圖是申請必須具備的。


以前的人也真厲害,想一想幾百年前的人蓋房子就蓋房子,沒有專業訓練也沒有建築文憑,哪裡來的建築繪圖~尤其又是鄉下深山裡的房舍,就依照一次次的經驗就能蓋出堅固的房舍,而且還可以傳百年。所以買這棟老屋是沒有附帶建築繪圖的。


 


這一份百年老屋的平面圖是認識的人繪製的友情價,價錢上說是算便宜了,5~6張製圖加上測量3000歐元,又是一筆費用。


 



一、二樓平面圖




正門外觀平面圖




左側透視圖




右側外觀圖




背面外觀圖




最上層外觀建築圖




全棟建築圖



室內平面圖


 


大致這一些圖....我也看不懂?


看起來都很像,也許有幾張是不同的?


沒有看到細節,光是這樣將來就可以申請重建?將來蓋的時候他知道尺寸嘛?


大麥町說ok的~


半信半疑?


大麥町雖然不是蓋房子的,可是對這一些數據他似乎又很有概念,不想追問把事情複雜化。還是一句話他知道他在做什麼就好,如果問多了把他搞暈了,說不定也是說不出所以然。


還是走一步算一步,事情遇見了再說了~


 
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5) 人氣()




拖了太久了!


久的~不知道應該從哪裡開始介紹『百年老屋』。除了外部拆卸工作,還有內部細節......,繁索的過程、現實的狀況,已經無法去構想完成時的美景。


夢想是偉大的~但是夢想實踐的過程卻是甘苦自知。


夢想中斷!不願意去面對,當然就無法去細細體會個中滋味,因此也無法整理出清晰的思緒,將過程一一記錄,因為實在是太亂了,拆遷過程亂、〝情緒〞干擾了思緒,也亂~亂~亂!


 


『百年老屋』已經在2009年的10月完成拆遷搬移的工作。重建的土地依然沒有著落,所有的東西只能堆放再在自家的庭院。


想像一整棟的『百年老屋』雜亂無序的堆放。


我那美麗的庭院!!花了我10年的時間整理出夢想中美麗的庭院。樹蔭、百花、躺椅.....微風、旭陽.....餐桌、烤肉架、昇展開像花一樣的陽傘......通通在一堆廢墟之中無伸展之地。


我不願意走出屋外去看那一些又髒、又黑、又巨大的木板、木條、木塊.........,橫七扭八,躺在草皮上。我開始煩惱!這一些東西從現在開始.....要堆到何時,才能從我的視線中離開,還我一個美麗的庭院?


沮喪的心情讓我開始荒棄庭院。一個美麗的夢想尚未實現,已經毀掉我現有的夢幻,我的心情極度的低落消沈.....。


我躲在屋子裡拒絕到戶外,沒有夢幻的心情,沒有美麗的憧景,有的只是煩躁,尤其是當大麥町老是要我到院子裡幫忙工作時。


 


現實 '取代了拒絕與掙扎,工作總是需要去完成的,不管內心有多少的情緒翻騰,尤其是當我躲在屋內偷看大麥町一個人工作時可憐的樣子。雖然當時情緒化的心裡想的是〝自作孽不可活〞,但是一個轉念還是說服自己說;〝這是我們共同的人生,榮辱應該與共〞。雖然我不是如字面上形容的那麼偉大,但是事情到了眼前,也只能讓自己這麼想了。


掙扎整理後的情緒是積極正面的,但是我還是被大麥町打敗,因為他又讓我覺得他很白痴!或是我很白痴!!


原來!我一直覺得情緒低落,是來自我對他的了解,就像每一次的爭執,我總是無法接受他那愚蠢的做事方式。對於他那異於常人的思考邏輯,也許在日常生活的小事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包容,但是影響的如果是長遠的生活品質,那實在是無法讓人忍受,或許很多時候他享受他個人的想像世界,脫離世俗的軌道,享受某種受虐過程,但是對於講究工作效率的我,只是極度的反彈,因此我又罷工。


其實我雖身為女流,但是我知道當有一些工作必須去完成時,藉口並不能幫你逃避,因為該做的事情永遠在那裡。因此再粗重的工作,只要我的能力所及,我都會全力的去執行,就算那些工作歸屬於男人。


所以粗重的工作我會去做,但畢竟我還是女人,我的體力是有限的,工作前的規劃以達事半功倍的效果對我來說很重要。如果用心認真之後的結果,只是一切抹煞重來。那對不起!我不是吃飽了沒事幹,腦袋灌水了。



看看這排列整齊的木片,我希望在未來重建以前,它會一直停放在那裡不再做任何的移動。


他們是百年老屋的屋頂,一片片的木片已經風化,隨意用手一掰就可能以支離破碎,這樣的木片大麥町一片也不捨棄,留著將來重建時用。


問題時何時能重建?重建之後這些風化的屋頂肯定要都重新換過,如果堅持用舊的,一定要捨棄一些報廢的、補上新的,可是新舊參差將來維修更麻煩也不好看,這一些建議妳認為大麥町會聽嘛?他說無所謂留著再說吧!


留著就留著。我不會因為自己的想法而堅持,但是事情一旦決定如何做,就應該有個完整的事前計畫,而不是一昧的消耗人力、考驗意志力。


 



我給你算算這麼一大片的木頭堆?,你知道總共移動、排列多少次?


6次!總共6次也許是7次,但是我不要再追根就底的想個清楚,就算他6次。6次足以讓我發瘋,雖然這6次我只幫忙做了3次,但是一想到他如此的浪費人力,浪費人家願意幫忙他的心,就足以讓我火冒三丈。


這種搬移排列的工作本來就沒有什麼成就感,木片又髒而且不小心還會被木頭削扎到肉裡,雜削掉落的滿頭滿臉,甚至還又有一股臭味,我想那八成是廁所的那一區塊。我是說一開始他就應該規劃好,打算讓這些木頭堆在哪裡?不妨礙通道、不影響視覺、木片可以通風不致於腐爛......。


不是'他一次次的改變地方。在百年老屋舊地,他要求將拆卸下來的木片排列整齊共2次,一次排完....他嫌地方不好再換一個地方,我想不通拆下來為什麼要排列整齊?結果排列的很整齊的木片,貨車來時將排好的木片往車上一丟不要是成堆運回家?


木片載運回到家,問大麥町應該排哪裡?


他不經思考隨便指了個院子角落,我們這些等著幫忙的雜工,很積極的開始捲起袖子就做,畢竟他是領導者。等我們排的差不多,他抽閒過來觀看思考時又說;『不好,換一個地方』。


『換!為什麼換?』我問大麥町這不是你說的地方嗎?


大麥町說;『這地方太小等一下還有許多會來...』臭著臉轉身離開,繼續往山上去完成其他工作。〈這是第3次排列。〉


大家低頭無奈,看著那些雜亂堆積的木頭,雖然不是很情願但也想快點把工作做完,其實也是不忍心看大麥町那麼辛苦,就順著他的意唄,好在人多手快4個人忙的連水都沒的喝,就希望將工作快快完成不想被工作拖著。(這是第4次排列)


第5次。他再次要求我遷移這些木頭,原因還是〝地方不好〞,在大樹底下沒有足夠陽光。〈寫到這裡如果你還沒有發瘋,我會說你修樣養很好,我光是寫到這裡的回憶,又開始火冒三丈。〉


他就是那一種想要做的事,會幫你起個頭,然後讓你繼續去完成的人。


他叫我做第5次排列,想當然我一定是拒絕加生氣。於是他默默的去把他想要的地方先架構起底座,排上幾片木片。接下來他必須收假回公司工作,那丟下來的爛攤子如何?當然是等我良心不安,想說老公去工作賺養家,總不能等他回來讓他繼續完成,於是我忍著氣悶著把它做完。不過到此為止我也以為這地方是最理想的了。


還有的第6次。這一次打死我我都不出去瞧一眼,也不幫忙任何一片木片,任由他想怎樣就怎樣!


不過這樣的日子不好過,每天他在院子裡忙碌著,累了!無助時總是擺著一張臭臉不搭理任何人,他期待我出去幫他的忙,但是鐵了心我就是不出去,我覺得太過份把我當男人來使喚,他那住在對面的女婿每天躲在屋子裡都不出來,就是覺得幫不起,他怎麼可以讓我來做。


他也期待兒子幫忙做,但是他那白痴的作事方式我也怕傷到兒子,要是扭到腰閃到筋也許是一輩子的遺憾,於是乎當他看到兒子就大呼小叫的罵人,把兒子說的一無是處,甚至於還朝兒子臉上一巴掌,不過這一巴掌是背著我打的,兒子也不計較,不過這一些我都給他記再帳上。


實在於心不忍,只好叫兒子出去幫忙,一家人實在是不願意把事情搞到很難看,這也是我生氣的部份,我問自己為什麼當初要答應他買下這個老屋,我也很後悔過於寵他,從這一件事情之後,將來任何一件他的要求,我都不會思考直接說;『不』。


 


本來這工作他就不想請人來做,是他節省不想花錢,也是因為請不到廉價雜工,我們就讓他當不收費的雜工來使喚,但是他讓我們覺得比廉價勞工還要不值。


他總是把所有的事情當做遊戲,喜歡讓人家參與他的遊戲,但是這是作事!人家是勉為其難的來幫忙,他竟然讓人家排了又排,就是因為不用花錢?


總是開一張口指揮別人,做這一種沒有成就感、加上挫折感的工作,所有的人都躲他遠遠的,對他所做視而不見。我想能夠一直依照大麥町要求而作的人,不是瘋了就是白痴,我很生氣我就是那最靠近他的白痴。


不過最後一次我不再當白痴,有什麼偉大的想法,讓他自己去做吧!


 


他覺得世界遺棄了他,包括我這老婆連問一聲『需要個幫手嘛?』都沒有。


別說問搭個手?我連問個要不要喝水都不會問的。


他沒人管的情形下盡情的喝他的啤酒,做他的嗜好,到了晚上他累了、也差不多醉了。


當然'我也火了,非常之火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1) 人氣()


卸主樑柱了~


當主樑柱開始動工,感覺上卸除老屋的工程似乎快完成了‧‧‧,雖然才是卸除工程的一半,但是;心中還是有一些喜悅,就如同卸下主樑的重量一般!


平時看不到的屋頂,原來交錯的木架只是用木拴固定‧‧。



租來了吊車當然也得附帶工人,畢竟大麥町在怎麼逞強,這一部分的工作還是要專業的人操作,吊車跟3位工人負責將樑柱卸下。


看看這整根的樑柱是怎麼搭建的?


2-300年前沒有吊車,全都是人力完成滴~


別小看這不起眼的木頭樑柱與木片,它們可是曾經承受數百年的寒冬大雪壓頂,而沒有崩潰瓦解阿!!




有了工人我就放心很多


此時的大麥町就只能觀望,以及注意周邊得安全



吊車一根根得將樑柱卸下


這樑柱很長~之後要運回來放在哪裡?




可以看到屋主的房子在背後,將要擺脫障礙見青天


不過新建的房子感覺,就是沒有老屋來的有氣質



樑柱卸完了,只看見那聳立的煙囪,就知道這一層樓的高度


這老屋總共3層樓ㄟ~


曾經在困難時代,裡面住過6戶家庭十幾口人‧‧




有了機械跟專業人員的協助,不用幾個小時就完成了艱難的工作


我要問大麥町先生;『你何苦這麼勞心勞力ㄟ~』



卸完柱樑柱,大麥町可以繼續拆卸外牆了!


 


 


 


 
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1) 人氣()



百年老屋負責遮風避雨的的屋頂



老屋內部牆板拆除完畢,接下來就是屋頂工程


這些經過風吹、日曬、雨淋的木片屋頂,並不因為它們風化、腐敗而捨棄


大麥町爬上屋頂一片片的將他們拆下‧‧


這個時候最好是我不再現場,因為我實在是不信任這些木片的安全性!


大麥町害怕嘛?


當然~步步為營。每一個腳步他都必須確定,它們是可以支撐大麥町的重量


如果我在現場,我的句句叮嚀!反而會成為大麥町心理負擔




拆下屋頂的木片,大麥町將他們一一排列整齊


可不是隨意堆棄,或者是任意的散落




一個人除了拆木片、還將木片排列整齊‧‧


這些都是為何早出晚歸的原因



別看這些木片只有一點點,排起來還是很花時間,


尤其是木片上的釘子,要一根根拔除。


 



留下來的釘子雖然彎彎曲曲曲,大麥町還要留著在應用,


這種人就是屬於真正的愛自然的環保人士,


一般人重建,可能就是直接買新的釘子。


大麥町不要,他應用有空的時間,將釘子一一敲直



拆除屋頂木片之後,可以看見支撐的,只是一根根原始的樹幹做的樑柱


住了百年的屋頂結構只是這樣簡單、


但是它卻提供住在屋簷下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的遮掩


 



拆除屋頂後可以清楚看到內部隔間


 



將樑柱綑綁好,這些都需要大型的吊車遷移,


鄉下人善良,在施工期間他們提供一塊空地,讓大麥町暫時堆放這些木材


不過只是暫時,大麥町很怕當他人不再那兒時,木材會短缺


為不知人士以為廢棄木拿去當材火。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〈百年老門拴〉

回家後,大麥町先安頓來渡假的客人,又到工作室以及花園裡繼續他~必須準備的工作。


隔天早上4點鐘,大麥町就悄悄的摸黑起床。前一天晚上入睡前他就跟我說了,怕我早上熟睡醒來,不知他在哪裡?


我不理解,有必要這麼拼命嘛?為何連覺都睡不好?會不會積極的有一些超過?



大麥町總是一面工作一面清理,保持工作環境的整潔,掃把、刷子一定隨時在身旁備用著。


大麥町說;『約好了吊車公司,一大早7:00他們就會準時到達』,所以他也必須之前,就到老屋那裏等候~


早起的鳥兒有蟲吃,奧地利的工作時間,真的跟我以前的認知,有很大的差異,這裡的人不管是夏天、或者是冬天大雪,一大早4.5點起床準備工作、上學的人還真的滿多的,尤其是10年前剛來的時候,超級市場7:30就開門了!


有客人嘛?雖然不多,還真的是有,不過這兩年改成為8:00開始營業。



〈你可能想像不到,經過百年之後木頭夾層裡,有多少的砂石與灰塵每天清理完總是有一袋袋的廢物,大麥町工作的態度是,不留下一點垃圾給地主,甚至於一丁點的木削。〉


 


習慣了奧地利生活作息,讓我在台灣的時間很不適應,住在飯店期間每天早上6點起床,一直耗到9點都不知要做什麼?暑假期間都市的早晨,馬路靜悄悄的,許多商家都還沒開門,就算小吃店開了,一大早吃完早餐,也不知道去哪裡晃,再回住處?乾脆懶得出門等早中餐一起吃了。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
〈將屋子家具清空之後,裡面的髒不會比馬路上好到哪,不過開始拆除牆壁之前,一定會先將雜亂清理乾淨。〉


大麥町起早摸黑的回家,我心理有罪惡感,其實從台灣逍遙渡假一個月回來,應該跟他一起工作,或者是照顧他的飲食,反倒是他體貼我,早上悄悄起床,不打擾我的睡眠,連準備吃的都不用了,甚至於連茶水他都自己沖泡,有時心理不安的問他,要我準備什麼嘛?


他都和氣的回說;『不用』,再那兒的超市他可以買到麵包,中午時間有空就到附近的餐廳吃個熱食,他這麼說到也讓我心安理得的為朋友忙乎。


大麥町仁慈‧‧雖然他很需要我的幫忙,但是他體諒‧‧的是有遠客來渡假。



〈只要是拆除下來的木板,大麥町就一片片的規律有系統的排列整齊堆放,老屋乾淨的不像在施工中,如果我在那兒幫忙,工作就是一直刷、一直掃。〉


一個是必需在時間性內完成工作,辛苦、勞累。


一個是遠渡重洋來渡假,想要享受一個難得假期。


 


事情卡在一起抉擇陷入兩難,讓我只能顧一邊,結果只能選擇委屈大麥町,現在回想起來我還真的是狀況外‧‧‧


短短時間必須卯足了勁去完成的工作,老屋進度如何?多辛苦?多困難?是否需要多一雙手得協助?我通通不過問,問的多壓力大,彼此的緊張更多‧‧


我的責任只能費心的,張羅著朋友的三餐,伴著導遊觀光,到哪裡渡假參觀?怎麼玩費用比較省?‧‧‧‧‧。


甚至於家裡只有一台車,大麥町工作要車,我也要帶朋友出去遛答要車‧‧這也造成我跟大麥町的摩擦,我只顧我自己對朋友的承諾,而忽略到關心他的需求,或者說是必須。


 


總之這一切的錯誤,都在回顧自我檢討時,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!我立即向在遠地工作的他懺悔,好在是自己的先生有愛在潤滑,還有機會補償,彼此的關懷與愛在認知相同之下,會朝向更好努力。



這麼乾淨像在施工中嘛?


 


 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

從火車站驅車回家,心情比出去玩的時候更輕鬆,因為終於回家了,疲憊的身軀可以得到舒緩,沒有一個地方,比在自己的家更自在~


當車子進到住家路口時,先入眼簾的除了有我熟悉獨立的單棟房子,就是那一棵百年老蘋果樹杵立在那.....。而蘋果樹旁邊是我臨行之前,大麥町運回來堆放的老屋木頭。


ok!一個多月的結果是又增加了一些,但是這是可以預料的,一切都很熟悉~


車子繼續滑動到了車庫門口,女兒以歡迎回家的口吻跟我說;『到了,這是你的目的地。』


阿呃~我的天啊!!


這是怎麼一回事,我家變成跳蚤市場了嘛?


很快的回神~我知道是怎麼回事,大麥町把老屋的東西卸下來之後,太多東西沒地方堆,所以那兒有地方他往哪裡先放,沒有系統、沒有規章。


可是,我辛苦整理規劃的花園不全都毀了!



今年夏天的花園阿~我根本沒地方可以坐下來享受了,更別說我那些美麗的花!!


打開家門,洛桑妮迫不及待的,從門縫邊硬擠出來,哇~我家的洛桑妮也好不到哪裡去,全身毛髮糟的像隻流浪狗!!


他們這一對還真是夠了~


行李還沒安置,趕緊先在家裡四周巡視一下,希望沒有更多的打擊。


天啊!這家還真的是不能沒有女主人,花園堆滿著亂七八糟的大型物件,有老屋拆下來的門框、門板〈10組以上〉有桌椅、有櫃子、有爐子、有木樁還有一些破銅爛鐵‧‧‧‧


精緻的花園看起來像被凌虐遺棄的女人,草皮恣意亂長披頭散髮,菜園裡也分不出哪個是菜和野草......整個影像就宛如經過一場蹂虐的廢墟。


心想就算我去渡假將門鎖起來一個月,至少還是很清新,不過有個天天在家忙碌,累的倒頭就睡的男人,那情況就很糟糕。


看著這些巡視後的結果雖然心情有些沮喪,但是仍然不忘記儲備男人跟女人的戰爭籌碼藉機扳回一成。


我跟大麥町說;『你不是嫌我說家裡整理的不好,如果換你在家每個角落用白手套抹過,都是一塵不染嘛?現在像什麼?』


大麥町委屈的說;『沒辦法,我沒時間,我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,但是很好,你回來了!』。


我當然知道!我只是要把受過的委屈,討個公道回來而已。


 


放下行李我有好多事要做!!


 


上面的照片算是客氣了,接下來堆的又更多~


 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1) 人氣()




〈百年老屋的舊照片,紅色箭頭指的是現在90歲高齡的老屋主,旁邊站的女士是老屋主的奶奶〉


※※




雖然我人在台灣渡假可是還是有一些擔心獨自在奧地利的大麥町,他一個人如何工作兼照顧自己,還有照顧洛桑妮!


尤其是在我臨出發前,感受到他已經有壓力,工作太累‧‧沒時間吃飯,讓他帶去工作時的麵包餐點有時還完整的帶回來,也許是太累.....也許是他喝了酒,他的臉看起來很憔悴,甚至於回到家話都懶得說,直接就上床睡覺。


 



〈屋頂下的一層樓板已經被大麥町清除,其實我去不去都很擔心他一個人工作時的安全。〉





這樣的情形讓我擔心而變的很不高興,臨渡假前我沒跟他到老屋工作,現場真正進度跟情形我也不知道,但是根據過去的經驗,讓我我直接懷疑他工作完不回家,又跟人去喝酒、打屁到不知道回家時間,加上路途一小時的車程,酒醉駕車更讓我疑心的跟他賭氣。


賭氣沒好臉色,帶著不愉快上了火車,沒有臨行依依,在車廂裡我撇過頭不看大麥町,也不跟他道別,現在想一想當時的我,真的是有夠無情有夠硬,現在想到心還真揪在一起忍不住眼眶紅,可憐的大麥町,真抱歉!


在台灣渡假期間,由於住在民宿沒有電話,我們約好每兩天在朋友家等他打電話給我,在電話裡大麥町總是告訴我,老屋的工作一切都ok~


 



(這一張照片跟第一張舊照片都是正門,影約可以看到部份,連掛工具的位置都百年不變。)


 


『洛桑妮也很好』大麥町說。


每天他開著車子帶著洛桑妮去老屋工作,有時讓她跑跑有時怕工作專心忘記顧著她,就把她拴在一根樹下,大麥町描述給我聽


這時候大麥町忽然想到抗議生氣的說;『總是有一隻鄰居又黑、又醜的老公狗摸過來,想要上我家的洛桑妮。』


ㄜ阿~那結果呢?


在電話彼端的我也緊張的問說;『我們家洛桑妮可是被保護的好好的,還是處女呢~那事沒發生吧!!』


『沒!』大麥町自豪的說;『我將牠打跑了,這個混蛋。』


我大笑讚美著大麥町說;『你做的好』


不過不是讚美他的工作,而是他的英雄救美。


『〝老公狗〞!!」想打我家洛桑妮的歪主義,門都沒有。


如果是一隻帥哥狗還ok~


 


大麥町說他每天回家的很晚工作的很累,因此幾乎到家都是倒頭就睡。多數時後拖著疲累的身軀,回到家再打電話給我,時間都是奧地利晚上11點多,他幾乎不會這麼晚睡。


了解後我很驚訝早上4~5點起床,趕著開上1個多小時的車程,跟約好得吊車公司會合裝車之後,再開著車跟著吊車回家下卸,完成之後再驅車回到工地‧‧這樣一天3~4趟得來回~讓我開始擔心,他精神夠嘛?他吃什麼?他喝酒了嘛??


 



(連壁爐大麥町都一塊塊的敲,他要保留完整,一般人不是一個大榔頭由天而降通通瓦解嘛?)


電話裡我叮寧著他別喝酒,『請臨時工幫你做』;我說。


節儉的他總是回答說;『好、好、好』。但是當我語氣再堅定一些的時候,他就說;『沒有錢』。


ㄜ~如果說沒有錢,我就不知道要如何接下去了,因為我們家我不管錢,我只管花錢,錢有沒有?夠不夠用?是否有其他預算?我通通不知道?也不想知道,反正頭上有青天頂著還用不到我擔心。


我不知道沒有錢的標準在哪裡?還是他沒有過多的預算,給老屋的拆卸?


所以了~他自己去衡量打算了。





〈上、下、左、右的大木板,大麥町一個人將他們全部卸下,相信我!人的毅力是深不可測的,這些木板一般男人兩個都扶不住,他一個人就是要將它們都卸下。〉


 


在台灣的時間,朋友說要跟我一起回奧地利渡假,記得我曾經邀約過我的朋友,不過那是5年前‧‧‧,這一次我沒有準備,但是我還是很高興的在電話裡告訴大麥町,因為他也曾經說過,要我邀請我的朋友到奧地利玩。


大麥町在電話裡為難的說;『這一次不是時機』。但是他也不堅持,他讓我決定,但是他聲明!他沒有時間。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
〈大麥町從沙烏地回家時調皮的照片,那時的臉頰還很豐潤〉




一個月的假期結束,朋友跟我一同回奧地利,在家的火車站裡當我看到他的那一剎那,我楞在那裡‧‧‧


他整個人型銷骨瘦的‧‧,我的雙眼不再關心週招的一切,張大著的嘴想說‧‧‧‧我什麼都沒機會說。


他高興熱情的擁抱著我們每一個人,肢體幾乎是跳躍的,等他再度回到我身邊,我忍不住對著他說;『你‧‧‧‧怎麼瘦了那麼多?你還好嘛?』。


大麥町特意的避開話題,以高興的聲調抱緊我說;『我很好,沒有問題,我現在很強壯,你有一個強壯的巴比〈pappi〉』。


回到家我還是一定要問清楚,『你到底瘦了幾公斤?』我問。


大麥町告訴我說;『〝9公斤〞』。


天啊!!9公斤!!178公分高的他原本就不胖頂多70公斤,如今才一個月的時間就減掉9公斤今,那不是比我還輕!我開始擔心,我一擔心就會開始生氣‧‧‧


大麥町安慰我說我;『沒有問題,我很健康,而且我現在很強壯。』


可是晚上當他脫下衣服洗澡時,我只看到皮包骨,我更加難過‧‧‧躺在床上我摸著他,原來還可以摸的到手臂跟大腿的肌肉,現在真的什麼都沒了~


我命令說;『現在開始你要給我吃飯!吃多一點~』


 


 


 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


〈大麥町租了 一台吊車,將他之前利用週末時間慢慢拆卸下來,老屋的厚重內部建材先行運回到家裡花園的空地上安置。


吊車的計價是以公里數、以及時數雙重來計算,這家公司非常精明一點也不吃虧,所以大麥町必須分秒必爭,時間就是金錢~連水都不喝了。2009年7月照片〉



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
原老屋的年輕少主,堅持在2009年的10月之前,我們一定要將老屋完全的,從他們的建地移除。


這要求可以說合理,也可以說不合理。合理的是原屋主從將老屋賣給我們到搬遷,給予將近一年的時間讓我們進行,雖然只是口頭上要求。


不合理的是就像女兒說的;『這真是一件很好笑的事,老屋沒賣也放在那那麼多年,怎麼一賣就迫不及待的,連一點緩衝時間都不願意給!』。









〈吊車的長度就是木板的長度、有一些還超長,至木板的厚度約7~8cm〉




其實一年,如果請拆卸公司3個月大概就可以全數完成,問題卡在大麥町身上,他那龜毛的個性不相信任何一個人,除非在他眼皮底下監督著。




計畫2009年暑假我想回台灣,大麥町正好向公司請3個月的假,也配合了我的假期,


一.來是一個多月的假期,家裡有人照顧,


二.來是我家的狗兒〝洛桑妮〞有人照顧,


三.是原本他的計畫,就是要在這夏天三個月的時間,做老屋的拆卸、遷移的工程,我幫不了太多的忙,就趁他在家的時間回台灣吧。


在大麥町的腦子裡,一切安排都非常完美以及合理,他有一份藍圖在心中不容我有多餘愚蠢的疑慮。




 



(老屋小件的東西,就利用這拖車一趟趟像螞蟻搬家的方式的拖回)




其實在這時候回台灣我有一些心虛,我知道時間上有一些不對,因此當大麥町在沙烏地工作時,隔著國際電話,我總是詢問著大麥町商量這件事,回台灣,跟老屋的進行?


大麥町總是很樂觀的說沒問題,你好好回台灣渡假,我會照顧〝洛桑妮〞帶她一起跟我工作~




他總是過度的樂觀!!把事情過度美化,我等著看他出狀況,不過前提之下我要先逃離現場。


於是我有一些故意的,做下回台灣的決定,有一點眼不見心不煩的心態,介於我們彼此做事情的態度差異,我不想大麥町把我當苦力使用,我也知道如果我留下來幫忙,彼此一定會有很多的爭執與不愉快,實在是他的過度樂觀,以及看不出大麥町對拆卸老屋的,任何積極的動作?




到時事情的壓力一旦出現,他的焦慮症最直接衝擊的,就是最親近的人。



在我出發台灣的前2個星期,大麥町結束了沙烏地的工作,假期公司也批准3個月~


大麥町高高興興的開始進行他的老屋拆卸工作,一切看起來好像很順利,他安排了一個好朋友在重要的時候幫他一兩次。




這時候我只需要準備著行李,以及他要工作時的麵包跟茶水,他表現的似乎是真的不需要我,一切都在安排之中,在我準備行李的當中,他還不時關心的詢問我,該準備送人的禮物準備好了嘛?飯店住宿安排一切是否ok?


在被要求拆卸時間7月到10月只剩下3個月而已,而大麥町還是堅持不請拆卸公司,臨出發前問他可以嘛?


他還是篤定的說;『沒問題~』。


 


這時我還看不出他的壓力,因為他還處於亢奮中‧‧‧‧‧


 





(堆放在花園裡的木板,是老屋的底板,看看那厚度與長度,實心的重量你難以想像!


吊車走了之後,大麥町就一個人,將那些木板一片片堆積整齊,完全沒有人幫忙,其他人吊車走了也都落跑了,包括女婿也只是免為其難的蜻蜓點水一下。


至於我根本幫不了,我連舉起木板的力量都沒有,更別說移動它們,所以你可以想像大麥町的毅力、與智慧是很驚人的,雖然我常常覺得他笨,這個執著的毅力,我覺得沒有一個人比得上大麥町。)




在我臨行前,部分木頭已經開始往家裡運送、堆積。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



從買下這棟老屋開始,大麥町身邊朋友、親戚似乎沒有一個人看好這件事情。


保守一點的評論會說;這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,看不到什麼利益‧‧‧有什麼用?


比較直接的人會斥大麥町說;『瘋子!!沒事為何買下這棟屋子,你又想要幹什麼?』


我想在這個小鎮上,也許早就當做茶餘飯後的話題,傳遍了大麥町的瘋狂舉止,冷眼旁觀、斥之以鼻的人等著看著事情的演變。


不善言詞的大麥町有自己的想法,當他不知道如何向提出質詢的親戚或是朋友,解釋自己的瘋狂時,總是會將話題焦點轉到我的身上,說〝百年老屋〞這件事也是經過我的贊同非一意孤行。


其實說我贊同嘛?隱約也是,不過當時我似乎無力改變,大麥町已經吃下鐵心丸的決定。


我喜歡古物,而且是真正的古物。而這一棟〝百年老屋〞保守的估計也將近200年,確實很吸引人。



〈百年老屋的廁所〉


但是在得不到認同與支持的同時,有時也是會滿洩氣的,想一想路邊的石頭更可能是上億年,哪200年的木頭又算是什麼?


〝百年老屋〞不是豪宅也不是古堡,幾乎無任何商業價值可言‧‧


但是我心中有一種想法,堅持著我的支持!


每個人都有夢,不平凡的想法,成就一件不平凡的事。


拆卸、遷移〝百年老屋〞這件事不管褒或是貶‧‧許多事情沒去完成,都沒有人可以下定論對與錯,也無所謂的對與錯。這是個人的夢想,更不關他人的想法。


我相信對於大家都不會做,不認同去做的事,而某個人排除眾意堅持完成,之後的榮耀將只屬於他。


雖然大麥町遠在異鄉,但是我觀察到他無時不再腦中籌劃遷移這件事,他堅持、他清楚他要做什麼,沉默進行著眾人反對的事,沉默但是不會覺得無助,因為他知道沒有一個人能夠看清他心中的藍圖,那是他的夢,不在乎別人的想法。



但是不同的聲音,畢竟還是會挫折了興奮的期待,於是既然大麥町將話題的重心轉移到我的身上,我盡量的利用我的嘻哈口才,來取得大家的認同,雖然說話的人只是朋友,但既然是身邊的朋友,總是希望能降低潑冷水的聲音,也為大麥町的朋友建立『樂見其成』的期待。


我們不把這間〝百年老屋〞看成一個未來利益,我讓大家把它當作一個目標去挑戰,一個任務大家同心協力去完成。


目前朋友都自動承諾到時願意幫忙,這至少是一種好的轉變,那怕到時承諾不執行也無所謂,反正我們沒有時間上的壓迫,夢可以慢慢去完成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2) 人氣()





沉靜一個冬天的〝百年老屋〞,因為天候寒冷無法進行任何拆卸、或是搬遷工作。


百年老屋屋頂的積雪依然,但是在沉靜之中維持著一個進行式。


大麥町在沙烏地工作之餘,腦子不曾停頓對〝百年老屋〞的搬遷,做詳細的思考與計畫。


他將百年老屋在拆卸前的編碼工作,設計了一套系統,以便在未來能有系統的重新組合成原貌。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一直叮嚀大麥町在〝百年老屋〞拆卸之前,除了請建築師將老屋的整個建築測量、繪圖之外,必須先將每一根老屋建築的木頭,裡外、上下編排上號碼,以便有一個系統在未來回復老屋原貌時,拼裝才不會造成困擾。


畢竟每一根木柱的重量可不輕,到時可不是隨意在木頭堆裡翻一翻,就可以從雜亂堆砌的木堆中,找到正確的木料。


重建老屋的理論像是在玩拼裝樂高遊戲,但是真的大型物件,它的困難度可是千百倍。


原本的想法是建議大麥町,買上不同顏色的噴漆,噴在不同面的木柱上,除了顏色明亮容易辨認,而且容易也附合經濟效益。


對事情的看法與觀察大麥町與我比較,我的思考總是比較廣泛、多元、雖然想法長遠,但是如果真的要說細緻,大麥町卻做的比我更好。


一旦大麥町認為可以執行的事情,總是不厭其煩得將它做的更加完美。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
 


大麥町將老屋建築細部全部照成照片,再以A4得紙張列印出來。


以文字+數字將老屋分門別類的每一個房間牆面、屋頂、地板、外牆.......編輯號碼。


之後大麥町借助在沙烏地同事的幫助,為他打上將近400多片的鐵片,然後利用晚上一點時間,大麥町將每一片鐵片,以鐵鑄一一打上數字號碼。


 


大麥町回來之後,將他在沙烏地每一個晚上的成果給我看,我的心中有一些說不上來的隱憂‧‧‧‧400多片直覺的告訴我,這樣的數字是不夠的,應該來說至少要4000片以上,才甫和邏輯吧!?


但是經驗總是告訴我,當事情在進行中時,鼓勵總是比其他想像、假設來的好,思考奔馳的太快、意見太多,總是會干擾到另外一個人的腳步。


與其想東顧西的裹足不前,不如讓他隨意做,當初不是就打定這個主意,將老屋當做一件大型樂高玩具讓他去發揮。


我只能以旁觀者清的角度觀察幫他發掘問題,適度給予意見,我倒不想自己也陷入,這個未來可見的混亂之中,總是有一個人要保持清,醒置身事外,才可以看到問題的癥結,減少意見相左的摩擦。



 


回到奧地利趁著天氣晴,大麥町約了一位退修在家的老同事Sigi,一同幫忙至老屋將鐵片釘上,當天雖然天空晴朗,但是溫度卻只有零下14度c。


一大清早8:00出發,從家裡只準備了一壺熱茶,結果這壺茶在寒凍的氣溫裡,保溫功能也發揮不了作用成了冷茶。趕緊著工作的兩個男人捨棄中餐,直到晚上天色暗下才返家,一天的時間他們兩個男人爬高爬低的,在低溫-14度c凍的手指疼痛的無知覺之下,將鐵片全部釘上。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大麥町說鐵片依然需要再追加200片。我將疑惑問他;「這樣的數量夠嗎?」。


大麥町說;「只有主支幹需要打上鐵片,其他看不見得地方會以噴漆的方式處理。」


原來就是我想的,只是大麥町將他修正過了,如此我的疑慮終是了解了。


建築設計師也在同一週安排上去老屋勘查,他需要3天的時間做測量,現在就等設計師的圖出來,其他的作業進行會越來越快了。


 


19‧Feb‧2009


 


 


 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6) 人氣()



(遠處的山峰是有名的義大利cottina)


位於奧地利最高山Grossglockner (大鐘山3798m)的「百年老屋」搬遷工作不得不停頓,因為大麥町必須回到本職工作崗位,也因為進入冬天高山的積雪,讓原本已經窄小的山路,更加的通行困難。


每次放假回來,大麥町總是念念不忘他的「百年老屋」,幾次想上老屋做拆卸的工作都被我阻止。


這簡直是不要命得瘋狂!!


一來,是高山路窄、積雪,而他總是說沒問題。


積雪對他來說是小意思,因為在多的雪都壓抑不住他蠢動的心。但是對我來說壹趟路程來回2-3小時,如果上不了山簡直是徒勞無功的往返。


 


二來,是如果想搬遷部分之前拆卸下的木材回來,積雪路滑、山路陡斜絕對是危險。


 


 



 


三是,如果不搬遷,要拆卸?


我說;「拜託大麥町先生,你嘛留一絲安靜,給住在老屋得主人,雖然他們不住在老屋之中,可是你將一些支撐拆除,厚厚的積雪也許壓塌了,原本已經岌岌可危得老建材。


再說;高山寒風刺骨的,在老屋中工作手指冰凍麻痺、反應遲鈍,根本就握不住工具,你說這樣的工作有效率嘛?」


對於我所解說對大麥町來說,全部都是對他的意見做打擊,無緣由的生氣反抗,讓彼此之間的關係緊繃。


有時想一想,每次都勸說自己對他放棄,採放任的態度由他去。


『生死有命、富貴在天』,自做就自受吧!話雖說如此~依然放不下。


 



 


見他妥協不再堅持上「百年老屋」做拆卸或搬遷的工作,但是那張沮喪的嘴臉,每天面對也是讓人看了心煩。


難得天氣轉暖,而厚厚的積雪在經過數日之後,大概也讓村裡的鏟雪車,清出一條通暢的道路,為了緩和他焦慮不安的情緒,我提議他;『是否想上老屋看看~』。


這樣的提議,總算是讓煩躁不安的他心情有了些平衡。


 



 


出發之前一晚,我們還是打了一通電話,詢問了一下屋主路況,確定上山的路無阻,也確定到的時候有空地可以泊車,當然最重要的是,禮貌上告知地主,我們要到老屋觀看屋況。


高山的積雪似乎跟我們住的地方一樣,屋頂上的積雪也約有50cm的厚度,想這老屋夏天雨水穿透屋頂,懷疑這樣厚度的積雪,沈重的是否會造成屋頂崩塌?


結果進入屋內觀察,竟然一切如舊,沒有絲毫的影響,可見得這老屋的支架、棟梁還是相當的堅固。


只是不知?當雪融化時這轉化為水,會是什麼情況?


只見大麥町早已做好防護措施,在地板上已經鋪上大大一層的塑膠防水布,以便接住低落的雪水,而屋主也放置了一些水桶,在每個落水的地方。


前後巡視著老屋,像是拜訪著寄養在人家家的小孩,那一種關懷其實大麥町沒說,我竟然有著這樣的感覺。


看著老屋及遠山厚厚白茫茫的積雪,其實心情是溫暖的,造訪老屋之後的心情,竟然有無限的輕鬆。


接下來我相信大麥町跟我一樣,都願意等到春天的到臨,我們期待著~


 


 


點閱百年老屋 1-14


 


 
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7) 人氣()






陸陸續續將〝百年老屋〞裡的雜物先行清理。


大麥町租了一輛小貨車,找了一位朋友幫忙,將堆棄的雜物分次裝載搬回家中。


其中有許多大型家具,大麥町依他的堅持、固執、毅力、與經驗,將每一項東西運回來,這些之後‧‧最後才能拆除建築。


在清除的老物當中,黑暗沒有電源的屋內,鋪滿著厚厚灰塵的堆棄的雜物,宛如一個垃圾堆積場。支離破碎的家具分不清哪一個部位屬於哪一個原物?


在一般人眼中視如垃圾的東西,大麥町卻能一一將他們拼湊在一起  , 發掘他們存在的價值。


 


跟大麥町相處的這些年,從婚前單身時我不能夠忍受的事情,或者是個性,到命中註定與大麥町成為配偶,學習忍受到認同接受,因為我相信生命共同體這句話。


如大麥町買這百年老屋的事情,就是一種認同與接受。



大麥町在現實生活方面很脫節,無法融入現今多變的社會。可是另一方面他有著相當的執著與尊重。對於生命~不論是動物或是生物,或是過往的東西、他把它當生命的故事,一律認真的看視。



在大麥町身上,有我沒有的個性特質,不同個性發展出來的結果,有時也是一種學習,也或者是驚喜。


別人可以不認同,不接受他的怪異思維,但是我是他的妻子,我相信他、所以我支持他。


由以往的生活上大大、小小的事件的經驗與觀察,我非常相信大麥町會給老屋,再一次的生命,讓老屋重新散發出,它的生命與熱情,我更深信大麥町是真正有條件,可以擁有這間老屋的人。


 


********************


 



 


老屋中我們翻到許多東西,從這些東西透露出,這老屋的一些蛛絲馬跡過往故事。


但是太多的東西,太長遠的年代!實在是搞不清楚,老屋歷代的主人,到底從事的事哪一種行業?


我們找到舊時的紡織架~表示當時的女主人,將羊毛織成一件件暖暖的衣裳,但是一般家庭都是小型的織架,這位女主人卻有一座,比一般人兩倍大的織架,所以是以此維為生?為業?


 



 


我們找到各種生財器具,有製鞋的木頭鞋軒,主人曾經是鞋匠?


有擠奶器、製奶油器、主人曾經是酪農?


有麵粉儲存室跟麵粉研磨器主人曾經是農夫?


 



 


有第一次世間大戰留下來的木箱,男主人經歷過第一次世界大戰? 有鋼盔~


一間屋子經歷過百年有多少人住過?有多少的故事?


有好多的東西還在牆角夾縫之中,找到還未成為歐盟的奧地利舊錢幣,找到好多舊照片~舊郵件~舊書~舊衣服~舊報紙


真的都是有趣的東西,sophia還找到舊時代的盛食物的容器,那時代還用的是紅土的〝陶〞製容器現在是我的寶貝呢~


 


買下這座老屋,是民房,不是豪宅,所以不會有華麗富裕的東西,所看到的是深深的情感,我們不會去想每一樣東西的價值,只是期待有一天他能夠在另外一塊地聳立起來,繼續讓人看著每一件物品,想著每一個有可能的故事。


 



 


老屋的老主人今年89歲步履闌珊,老奶奶也80好幾,看著我們又搬又拆的,老奶奶經過我們的身邊落寞的神情,只是問一句;「這些木頭都那麼破舊了,你們要做什麼呢?」。


我不知道如何回應,只能裝傻聽不懂?


我想他們知道這座,伴著他們一生的老屋,關係著上一代,維繫著下一代的情感,而這些都即將消失在眼前。也許早已接受、也許黯然傷神。


 


在破舊的雜物堆裡,我們帶走老先生的義消消防帽,老先生竟然想起來,跟他的兒子要,老先生的孩子覺得對我們抱歉,但是希望我們將義消的帽子在送給老先生。



〝心是痛的〞痛著感受著老人家的心情。〝心是無奈的〞無奈這是我們幫不了的忙,〝百年老屋〞將由他們的地上消失,在他們有生之年,也許難以再見。當然我們很快的將帽子奉送回給老先生,希望這一點可以慰藉老先生。


老奶奶精神比老先生好,所以當我們去的時候,他總是藉著機會在大麥町的身邊打轉,似乎想知道什麼?打聽什麼?還是想說些什麼?


大麥町的心軟,可是他往往發出〝同理心〞的時候,顧此失彼的也是傷到周圍人的時候。


他同情老先生、老奶奶所以他每次都會掛在嘴上說;『我知道老人家的心,這對他們是一種傷害.............。』


他的那張笨嘴,總是要在還沒肇事之前將它封住,想當然大麥町當然會生氣我,義憤填膺的說他說的是實話,其他的人都是沒心的人。


老奶奶也是在老屋賣給我們之後,趁我們不在也許做最後的緬懷、巡禮,我們發現一些東西少了。


老屋的孩子說;『很抱歉這個東西老奶奶不肯給,給我時間說服她。』


沒有關係的~什麼東西如果她覺得還是很重要,就讓她吧~


誰才是真正需要的人,他就應該得到~


 


 
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0) 人氣()




最近忙什麼?


也不知事情是怎麼陰錯楊差的?原本大麥町在上個月過完60歲的生日之後,就應該飛往沙烏地繼續工作,但是卻因為簽證的關係,留下來直到現在。


這樣的一個變化,讓原本擔心買下來的〝百年老屋〞,勢必放到明年的春天,才有辦法進行搬遷等等‧‧‧‧‧的工作,現在我們可以先進行一部份老屋的內部工作。


趁大麥町等候工作簽證的假期,讓老屋的工作順利的進行著,真是托老天爺的幫忙,尤其是買下老屋之後,天氣一直都是暖陽,讓我們順利的將搬遷回來的一些雜物,可以在花園裡清理。


 






〈這個櫃子的邊邊,是已經去除油漆的原色木,可以看到木頭美美的花紋,接下來是除蟲跟上蜂蜜蠟,讓櫃子回復他古老的原貌。〉


 


趁著天氣晴,在戶外的空地上忙著刷洗著由老木屋搬回來,鋪滿灰塵的木頭家具,也幫幾個老木櫃去漆,讓櫃子底的原木恢復原有的光彩。


大麥町對木頭的熱愛如數家珍,光是看到木頭的紋路,就可以準確的說出木材的名稱與特性。


由於大麥町對古董木製家具的喜愛,自己也學會處理、清理還原的技術,我好喜歡這種修復家具的工作,它讓我覺得這是一種美的藝術,看著它垂垂老矣~看著它恢復亮麗的光彩,宛如生命復甦的力量。


 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
 




早期的人為了保護家具耐用,總是喜歡刷上一層、又一層厚厚的油漆,這個原本是要廢棄的櫃子,又黑、又舊,在大麥町的巧手還原之下,恢復純樸之美。如今是人人喜愛的原木家具。




新、舊時代的家具差異在,早期真的是完整的木頭與手工製做家具,跟今天貼皮家具完全不一樣,老家具年代越久就越是漂亮,尤其是以手觸摸木櫃,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像是生命,櫃子上放上SOPHIA特別乾燥的花束,特有一番風情。


***





 



搬完室內的家具,接下來是老屋室內隔牆的拆卸工作,百年老木屋除了主建築的老木,內部還利用木板做一些間隔,讓住者更舒適。


這些隔間木材,在老木屋重新搭建之時,還要依原來的樣子搭建。


我們不希望使用新木,所以要小心拆卸,但是完整的拆卸比搭建更加困難,大麥町不相信工人的細心度,堅持自己來。


所以當他老婆的人,也得陪著一起辛苦的工作了~


工作雖然很辛苦也很髒,但是真的學到好多事情,比如牆壁的木板該由那裡拆?


該如何拆?


當初的人搭建時最後收尾在那裡?〈由收尾處開始拆卸〉


還有在牆壁夾縫當中,早期的人在冬天如何保持室內的溫度,這些發掘都在工作中學習到,這是最有趣的,尤其拆卸木板時的技巧,大麥町不是蓋的,他的知識與經驗真的是很豐富。


 


更有趣的是我們在夾層的地板中,找到好多的舊錢幣,雖然這些錢幣數量並不能讓我們發財,但是當做紀念品,也是開心的一件事。


我們總是興奮的想說:「繼續拆,也許還有什麼寶貝等待發掘。」


其實在多的寶貝都比不上我的期待,期待當老屋完成原貌搭建完成時,它們會變得多麼得美麗!


現在我要繼續的努力先將就家具恢復光彩讓他們在將來個就各位,哪將會是多麼美麗的故事。



( 第2次大戰時的錢幣&奧地利舊錢幣)


 


 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0) 人氣()




與這棟〝百年老屋〞結緣起於2006年。
 
當時大麥町要修建自家花園小木屋破舊的屋頂,尋找舊木材時經人推薦。(小木屋也是百年老屋,所以修建時我們需要的是可以搭得老木。)

聽到這棟〝百年老屋〞要拆除,大麥町特別繞到老屋看了一下外觀,結果是心動加喜歡,卻無法考慮要買,因為老屋實在是太大。


事隔兩年大麥町對老屋的鍾情,與潛藏在內心的慾望一直未曾動搖。


終於..因為要增建一棟工作室時有了理由,將腦筋動到這座〝百年老屋〞。


於是大麥町避開了我,跟屋主再次聯繫。


而〝百年老屋〞也怎麼經過這麼久,卻還未賣掉?


 


****************



 


大麥町想蓋一間〝工作室〞,但是他不喜歡現今一般新式的房屋建材,而喜歡古老原木建的老屋,有著風霜、堅實、毅力不搖,且帶有著溫暖厚實的感覺,也許是這個原因‧‧‧?


大麥町在沙烏地透過電話跟網路開始與老屋的屋主聯繫,大麥町確定屋主還沒有將老屋賣掉,也初步知道價錢。


當大麥町完成沙烏地的工作回到奧地利,只想再仔細確認老屋的架構、材質,並且與屋主面對面的溝通。




大麥町想買這棟老屋,但是擔心我的阻礙,所以去百年老屋之前略約試探的跟我說了價錢。


這木屋我從來沒有看過,當初大麥町跟我提到這老屋時,我直覺的拒絕,是因為大麥町太貪心,只要是覺的〝老〞東西他都想收藏。


而實際上他已經擁有太多,多到家裡幾乎沒有多餘的空間,而這老屋可不是小模型,它佔地至少146m2,這龐大的建築,可不是隨便塞在一個角落就可以的。


但是如今為了蓋一間工作室,我也是贊成大麥町的想法〝老木屋〞真的是比新建材,來的更加有感覺,既然工作室一定要蓋,我也願意跟他一起去看看這間老屋。




只聽大麥町說到的價錢,沒有看到實物,我實在不知道該說好?或是不好?


但是當我到了〝百年老屋〞,第一眼看見這間屋子的外觀時,老屋那粗礦、純樸、經過風霜的堅實厚重的材質,我知道我會喜歡它,那簡直就像是夢,當我進了屋內進,在如此近的距離下,用手觸摸著堅實溫暖的木質牆壁。


果真是如此!我暗自著驚嘆感動著。


 



(新舊兩屋相當接近)



(屋主進出的大門都要經過老屋的廳堂)


當要拜訪老屋的屋主時,一定要先經過老屋的廳堂,因為新建築的房舍,就在這間老屋的後面幾步之隔。


可以想像為何屋主想要將老屋拆掉,因為老舊的房子整個浩大的,就佔住了屋主新屋的進出,屋主不想在花多一分的錢,維修無法居住的老屋,而想將新屋前的阻礙移除,多一點的空地,蓋玻璃花房與車庫。


 


 



在經過老屋的廳堂時,整個大門跟地板,全部是沒有雕飾細磨的粗曠原木,地板上樹幹的枝芽,還依稀可見,每一片的木板厚度至少有5-6公分,


我不敢多思想,我怕往往期望越強,失望就越大,我只是仔細的觀察,並且安撫焦慮不安的大麥町。


還沒有談判價錢,大麥町就已經自我取捨,如果對方願意賣,他願意放棄‧‧‧‧我叫大麥町閉嘴,讓對方開價,讓對方先說什麼東西涵蓋?什麼不涵蓋?


大嘴巴的他總是敐沉不住氣,像每次談判一樣,總是讓自己去許多談判的籌碼。


 



(室內的門板上寫著1828年)


當我們跟著女主人裡裡外外、上上下下參觀時,我一直對著屋子裡沒有修飾的木頭鍾情不已,雖然屋內四周的木頭隔牆,經過風霜與燃燒木材的燻染,而蒙上黑漆漆一層厚厚的油垢,但是更顯得古老。


當參觀漆黑無電、無水的屋內時,仰頭望著屋頂經過殘缺破舊木頭片透進來的光亮,免強看清屋內大概的架構,穿透的光線夾著飄下的雨水灑在臉頰上,這老屋真的是破舊的無法居住阿~維修對屋主來說是真的多一份負擔。


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雖然之前大麥町在網路與電話中,與屋主有過接觸。但是今日的拜訪,才是真正的第一次見面,只是冒然拜訪下男主人不在家,所以我們短暫的離開,去拜訪住在附近的另一位朋友。


 



 


折返之後男主人已經在等候,進入他們的新屋之中,女主人開了一瓶紅酒,兩位男士寒喧客套之後,大麥町直接問價錢?


男主人很直接的將價錢下降,由第一次網路價,到女主人略約的告知價位,跟面碰面坐下之後的價錢,直接是3變,變得比原先還便宜,當下大麥町很滿意,因為與他原本心中預定的價錢有一些多,但是屋主3次自動調降,大麥町也不囉嗦的一口敲定。


正當與大麥町談洽的時候,男主人的談話中斷,有人從〝維也納〞打電話來問屋價,屋主直接推卻說已經賣掉了。


隨著新興的建築材取代舊有的建築,老屋日漸稀少,越來越多的人看重這塊老屋的市場,有特殊的市場在經營這片園地,這也可以報紙由分類廣告,看到某些公司尋找預售老屋。


 


既然價錢說定我問屋主;『是否要到律師哪訂立契約?』男主人笑著搖頭。


大麥町說;『不用,在我們這裡一口說定便是,鄉下人純樸,口頭上的說定就不會反悔。』當下大麥町答應隔天星期一,直接由銀行轉帳,而他真的就這麼做了。


沒有隻字片語白紙黑字,就是一句口頭承諾,跟兩個男人的〝四掌交疊〞動作就完成一項交易。


所以現在~『百年老屋』是我們的了!


 


 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7) 人氣()




 


人家是先有地,才有地上物。


我們竟然還沒地,就先將地上物買下來了。


這棟建築是300年的老屋,


建築地於海拔1200以上,所有的木材是採用高海拔的


『落葉松Lärchen』所建成。


 



 


如今這棟建築物因為年久失修,屋頂幾乎是漏水的不堪居住,新繼承的年輕人喜歡新的東西,老屋打算拆除。


大麥町決定將老屋買下來,但是屋主只售地上物土地不賣,所以拆下來的建築,我們必須找一塊地來將老屋重新搭建。


但是因為房子的佔地不小,所以搭建地在那裡?後續的規劃也是要傷腦筋的。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 


我真怕我得暗傷因為太爽了,百年老屋裡面的櫥櫃、床、製物箱、火爐、壁爐.........眼睛看的到的全部都是老古董,他們竟然全部附贈!!


那地板、門板都是價值不斐的ㄟ~


尤其是那櫃子~我逛古董店知道行情,價錢先不說,他們可真是美呆了~


希望這不是夢~


過兩天會去照建築架構,跟所有東西到時在慢慢分享。


另外一個問題是?那全部的家具,我還真不知道先要堆再哪裡呢?


大麥町今晚應該會跟我一樣失眠~


 


 

大麥町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3) 人氣()